追蹤
台北市召會第三十二會所青職區
關於部落格
  • 24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與主配合,操練性格

每一個讀聖經的人,都不太能說出神為甚麼這樣寫聖經。照我們的想法,如果聖經能歸類、整理出一個系統,像人今天的作法一樣,那豈不容易明白得多?如果新約就是五章:第一章講真理,第二章講生命,第三章講福音,第四章請事奉,第五章講召會,豈不甚好?這樣,我們來上聖經課,也就像上一般的課那樣容易了。然而神寫新約不是以系統、歸類的寫法;二十七卷書你若不仔細讀,不進取也不進修,你就摸不著頭緒,不知道其中到底在講甚麼。 在馬太十六章,主耶穌並沒有說,『我們今天到該撒利亞腓立比境內去,那裏的天是晴朗的,我可以在那裏坐下,和你們好好講關於召會的事。』主耶穌沒有這樣作;祂只簡單的問:『你們說我是誰?』彼得回答:『你是基督,是活神的兒子。』主就說,『這…不是血肉之人啟示了你,乃是我在諸天之上的父啟示了你。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召會建造在這磐石上…。』(15~18。)接著主指示門徒,祂必須上耶路撒冷去受苦,並且被殺,三日後復活;他們也必須跟從祂走十字架的路。彼得聽見了就說,『主阿,神眷憐你,這事絕不曾臨到你。』(21~22。)主轉過身來對他說,『撒但,退我後面去罷!』主從祂自己講到召會,再請到十字架的路,末了連撒但也說到了。聖經就是這樣寫法,你想我們該怎麼讀? 說到生命也是這樣。今天要一個信主不久的人,從聖經裏去找一條生命的路線,還真不容易。就是我們,恐怕也不知道新約頭一次題到生命,是在那裏。這說出我們讀經實在需要熟練。 新約首次題起『生命』這辭,是在馬太六章二十五節,那裏說,『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馬太頭五章,都沒有題到生命。馬太一章是講基督的家譜,說到『生』字,但乃是作動詞。第二章講到希律王要搜滅主耶穌,只有殺害,沒有生命。第三章是施浸者約翰在曠野的信息,要人結出果子,與悔改的心相稱;這不是解釋生命。第四章是主耶穌的受試探,與呼召四門徒。首先祂回答魔鬼:『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有『活』字,但沒有『生命』一辭;然後祂呼召門徒時,乃是『大光』。雖然約翰福音說,『這生命就是人的光;』但馬太四章沒有說『生命』。所以讀經要有正規的頭腦,雖然暗示的話要能讀出來,但說到『生命』就是『生命』,要能找出明文的啟示,不能隨便引伸。 雖然按中文來看,新約第一次題起『生命』是在馬太六章;但你要追查,這裏的『生命』是指甚麼樣的生命。在新約聖經裏,說到三種生命:一種是我們身體的生命,原文是bios,白阿司,英文生物學(biology)就是以這字為字根;一種是魂生命,原文是psuche,樸宿克,指人天然的生命;一種是神那永遠的生命,原文是zoe,奏厄,這也是我們靈裏從神所得著的生命。奏厄這辭直到馬太七章纔出現,(14,)是我們在屬靈上常用到的。一般而言,人喫甚麼、喝甚麼、穿甚麼,大都是指身體的生命。但馬太六章裏的『生命』,雖是關於身體的喫喝,卻在前面有『憂慮』一辭,指明這乃是魂裏的故事,所以這裏的直譯是魂,指魂生命,其中有對飲食、穿著的慾望和嗜好。 讀經要仔細,要熟練,要花工夫進入 我這樣舉例,乃是願意你們看見,讀經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既然我們的訓練是根據新約,真理、生命、福音、事奉(召會),這四方面的啟示,我就盼望你們能好好下功夫,按著新約的順序,將生命讀經連同註解好好研讀過。你們若能這樣作,在傳福音上必定有能力;如果遇到有人問你問題,也能立刻回答出來。人看你全時間服事,總認為你是『聖經通』;你若不能馬上答覆他的問題,還得回去再查,他就會洩了氣,效果也會差很多。如果你對甚麼問題,都能引經據典簡述一番,人會越聽越起勁,你也就容易得著他。這和你平日的造詣和修養,有莫大的關係。 一九四三年我在煙臺作工,那時煙臺正被日本佔領。我們的召會沒有公會背景,也沒有西教士,但我們的作工帶進了大復興,聚會人數比當地八個西教士帶出來的公會總人數還多,並且幾乎個個變賣一切奉獻,有七十人移民綏遠,三十人移民松花江口。日本特務機關因此起了疑心,暗中派人到聚會中調查,後來又派憲兵把我抓去,每天審問兩次,每次約三小時。 這樣拷問了將近一個月,有一天,一個日本人帶著繙譯來審問我:『你們為甚麼把聚會稱為復興會?根據我們的調查,其他的教會都不用「復興」,而是用「奮興」。為甚麼你們要用「復興」?』他們很恨『復興』這字眼,以為與復興中華有關。這個審問我的日本人,就是來調查我們聚會的人;當他第一次來訪時,我曾送他一小本聖經,當時就在他身旁的桌上。主給我智慧,我沒有立刻回答,乃是確定了他的用意後,纔告訴他說,『我們召會一切的作法,都是按照聖經。聖經有的我們纔有;聖經沒有的,我們不會要。』於是他問:『聖經裏有「復興」這辭麼?』我回答:『是的,聖經裏有復興。﹄他就把那本小聖經拿給我說,『在那裏?你找給我看。』 我的點在這裏,如果當時我回答說,我記不太清楚,必須回去查一查,那麼後果可能不堪設想。當時我只記得『復興』這辭,是在十二卷小申言者書的哈巴谷書裏;我有一點記憶,但知道並不好找。然而那天真有主的恩典,我拿起聖經,隨手一翻,就是哈巴谷三章,手一指給他看,就是有『復興』一辭的那一節:『耶和華阿,求你在這些年間復興你的作為…。』(2。)立刻那日本人就被征服了。聖經有六十六卷書,一千多頁,我能這麼一翻,用手一指,就找到經節,他就知道我絕不是一個假傳道。 因此,在真理上你們一定要花工夫。盼望你們對聖經也能熟悉到一個地步,一翻一指,就是人所問的;這必定會征服人。 性格必須破碎,纔能有分於建造 說到生命的經歷,在我們得救之後,主就把我們分別為聖,然後就是變化。以我自己的經歷來說,主變化的工作最喫力的,就是變化我們的性格。改過容易,改性格難。中國人有句古話,『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們雖然重生了,卻可能沒有甚麼變化;即使有變化,在性格上顯出來的也不多。盼望你們清楚這點,好能在性格上多有操練,以得著當有的變化。 五十年前,在英國倫敦貴橡(Honor Oak),史百克(T. Austin-Sparks)弟兄所帶領的基督徒團體,乃是全世界最屬靈的一班人。他們從不請外人講道,惟一的例外是一九三八至三九年,倪柝聲弟兄在那裏時,他們常請他講道。一九五六至五七年,我們也曾兩次請史弟兄前來講道,並且熱切招待他和他的妻子。當我一九五八年去訪問他們時,史弟兄也禮尚往來,熱切的招待我,請我主日講道,並且有特別聚會。我在那裏住了一個月,清楚看見兩件事:第一,他們英國人的性格是原封不動的,一點沒有改;第二,他們毫無建造。於是我裏面清楚,我們的天然性格不適合建造;召會要建造,非得你我性格破碎不可。 比方會所的建築,有磚塊、木料、石灰、鋼鐵等。要這些材料能一塊塊建造在一起,就需要有破碎。若是其中有一根木頭或磚塊,想要保持自己的原樣,長不能切,寬不能鋸,尖不能削,那就無法有分於這個建造。乃是因著每一塊材料都破碎了,沒有一塊是原封不動的,這個會所就建築起來了。照樣,如果我們自己的性格太強,不肯破碎,就無法有分於建造。 主的生命是有大能的;但這大能的生命,在我們裏面碰到一個阻礙,就是我們的性格。我們的性格比水泥還結實,怎麼砸也砸不破,怎麼鑿也鑿不開。性格不僅是性,還是格。性是天生的,格是養成的。性格的組成,百分之二十是天性,百分之七十是後天養成。比方一個中國人,生下來就被帶到美國;等他長大了,雖然他的性是中國人,但他的格完全是美國人。這就指明,性格裏生性的成分少,習慣的成分多。這也就是為甚麼日本人和中國人血緣相同,性格卻不相同,因為養成的環境不同。 一個人性格的養成,到十五歲就差不多成形了。倪弟兄曾說,一個人得救後,如果五十歲之前性格還不改變,五十歲以後就定型了,無法改變。但我觀察了六十多年,幾乎沒有看見一個人是五十歲前,接受性格的破碎而改變的。我承認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我也能作見證,這在乎你願意接受主多少的恩典,也在乎你願不願意與主合作。這完全在乎你肯不肯。 改變性格,需要運用意志與主配合 說到與主配合,這又涉及聖經的基本原則。神造人時,給人造了一個自由意志,讓人有揀選的自由。這就是決志。比方猶太人決志不揀選神,只揀選錢,結果也成功了。這決志是出於神原初的創造,神無法干涉。當初在伊甸園裏,神將生命樹和善惡知識樹擺在人面前,要人選擇;同樣的,今天神也把我們這墮落的人,擺在我們的性格和基督的救恩面前,要我們選擇。就某一面的意義說,善惡知識樹就是我們的性格,生命樹就是基督;這就看我們要基督,還是要我們的性格。 善惡知識樹只有一棵,卻有多方面的表現,常使你們在與基督之間作抉擇。我不敢說你們絕對得勝,但我信你們大多數人,差不多都勝過生命樹和世界的對比,也都勝過生命樹和罪惡的對比,不願再在世界流盪,也不願再沾染罪的污穢。當然你們還有可能會跌倒,所以我常恐懼戰兢的為你們禱告,盼望你們不受迷惑。你們知道神和世界是相對的;(雅四4;)就外面來說,你們也知道神和罪惡是相對的;(羅三25;)就事奉來說,你們也清楚神和錢財是相對的。(太六24。)所以,你們愛神,不愛世界,不要罪惡,也不夢想作財主;這是你們選擇生命樹,撇下善惡知識樹的表現。現在進一步要你們撇下的善惡知識樹,從一面來說,就是你們的性格。你們參加全時間訓練,必須在性格方面勝過善惡知識樹。 我們最大的仇敵就是我們的性格 聖經說,神最後的仇敵乃是死。(林前十五26。)然而照我的觀察,我們這些愛主、追求主的人,最後的仇敵就是我們的性格。我觀察我們在遠東的工作,特別是臺灣,二十年前就有很好的底子;二十年來,卻沒有任何的發展,當然靠主恩典,也並沒有敗落。為甚麼會這樣?關鍵不在於世界或罪惡,也不在於錢財的影響,而是由於性格的作祟。因著我們中國人鬆懈、不進取的性格,若沒有外在環境的逼壓,到了一個度數就自滿自足,所以就耽誤了主的工作。 中國人的性格是凡事『差不多』。只要有地方放頭,有床睡覺,有飯可喫,有房子可住,差不多就可以了。從前北方人過年,過年前有一次大掃除,過年後就天天差不多。非得等到實在看不過去,一碰就是一身灰,纔肯動手擦一擦;就是擦也不徹底,只擦當中的圓圈,四角任其髒污。從整潔的事上,就能看出中國人『差不多』的性格。 最打岔主恢復工作的,就是我們的性格 我們遠東的工作,這二十年來就是喫虧在這『差不多』的性格上。認真說,這正是主耶穌責備老底嘉召會的話:『你也不熱也不冷;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不管是冷或熱,主都有辦法;就是不冷不熱,主沒有辦法。二十多年前,全東亞我們的擴增率最高;就是反對的人也不能否認,臺灣島上福音工作作得最好的,就是我們這班人。但是今天已經有人勝過我們,原因何在?分析這二十年的歷史,我們必須承認,就因我們的性格過於鬆散。 一九五○年代,許多弟兄姊妹被主興起,真是愛主,世界的地位、名利都不要了,完全火熱愛主。一九五三年,他們經過幾個月的訓練後,一出去就勢如破竹,無往不利,每到一處,召會立刻興起;十年之間,為主的工作開創出美好的格局。但時至今日,連守成都困難。固然有其外在原因,就是史百克弟兄來訪,給我們製造了難處,以致弟兄姊妹裏面的熱火被澆滅;但基本上從那時起,弟兄姊妹就再也沒有熱起來過,乃是一直維持現狀。深究其主要、內在、根本的原因,還是在於我們的性格太差。 我們生活在地上,有些事我們無法改變,有些事卻是可以改進。比方地球是神創造的,我們無法改變;但是在地球上行動,我們可以改變交通工具,以縮短時間,講求進步。可惜的是,今天交通工具改進了,我們工作的方法卻仍然老舊,甚至復古,走回頭路。這是癥結所在。所以我們必須凡事求改進、有進步,特別是在我們的性格上。中國人頭腦一動起來很有用,但性格一進來就壞事;頭腦與性格配不起來,結果就拖拖拉拉,不認真,也不鄭重。年長的同工們的確愛主,他們勝過了善惡知識樹的世界和罪惡;但在性格上,他們實在太放鬆自己,以致常需我的極力推動。因著這樣的中國人性格,我們在遠東的工作纔喫了大虧。 為甚麼聖徒們在真理上都有進步,在生命上也都有追求,惟獨在性格上如此不受成全?所以我纔不厭其煩,一而再的勸戒你們,要注意你們的性格。因為我知道,遲早你們都要事奉主,為主擺上,再過二十年可能都會為主所用;但性格不好的這隻蠢蟲,若一直在你們裏面,到時候恐怕你們都會被喫掉,該用的都用不出來了。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所以這次訓練,從一開始,我就一再的對付性格這事。雖然在真理、生命、福音、事奉這四件事上,你們都還得有長進、有追求,但在性格上你們還必須更認真學習,纔能裝備齊全。盼望你們都能善用你們的意志,決志與主配合,好好對付自己的性格,使你們在主手中成為真實有用的器皿。 李常受弟兄於主後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講於臺北 (錄自「作主合用的器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