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北市召會第三十二會所青職區
關於部落格
  • 24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交出來與建造基督身體的關係

全部聖經中所有的豫言,只有兩章的豫言,我自己覺得有些擔心,不知你們是否也替牠罣慮,那兩章就是以弗所四章和五章。這兩章好像也許不會應驗。以弗所四章說到,教會在地上要建造起來,要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13;)這好像很難,教會不容易達到這地步。不只,還有第五章,雖不至於像第四章那樣難,但也許更厲害。那裏說,當主再來時,教會是沒有玷污的,這是在本質上的;教會也是沒有瑕疵的,這是指身上沒有醫好毛病而留下的記諕;並且教會也是無可指摘的,就是擺在這裏請人批評,公開的給人審判,也挑不出毛病。(27。)教會有一天要豫備到一個地步,是無可指摘的。但求主赦免我說這樣的話:今天我們只好閉著眼睛看教會還可以,若睜開眼睛看,就覺得教會可以指摘的地方太多了,或者最多只能給五十分,有的人也許覺得五分都沒有。不只,教會還要沒有縐紋。縐紋是老化的表現。從前你的面容是光的,現在有縐紋,這是老的現象。教會經過二千年,還要能彀不老化、沒有縐紋?這真是全部聖經中最大的難關。 教會在過去的五百年中逐漸有恢復。本來教會是墮落到拜偶像的地步,連神也有形像畫出來。不只主有畫像,馬利亞有畫像,神也有畫像。教會拜偶像是容讓罪,結果就是墮落。我總有四、五年工夫一直讀以弗所四、五章,每次讀我總搖著頭禱告說,『主阿,這是不可能的。』我承認我好像趕不上,我自己心裏來不及信。教會起初的時候真是好,大有能力。但是現在呢?好像是荒涼了。然而這二千年來,教會實在也一直在進步。從天主教後又有更正教,神的話明顯有了恢復,諸如因信稱義、因信成聖、基督是我們的生命、聖靈的澆灌等,都被恢復了。還有信心的道、禱告也恢復了。還有各樣恩賜的恢復,更不用說靠聖靈的能力趕鬼。但在一九二三年以前,還沒有人認識教會。所有的傳道人都不太注意教會,只注重領復興會。有一次的復興會帶了二千五百人得救,但肯受浸的人只有六十六個,因為許多人說得救就彀了,覺得能上天堂就可以滿足了,不必一定要受浸。人都是想隨便,不理會進國度的問題。但感謝主,今天還有人起來關心教會的問題。這給我們看見,神一直在走恢復的路。為甚麼緣故我們要交出來?為甚麼我們要完全奉獻?因為教會要走到完全的地步,神的兒女就必須先站在神的這一邊,出代價接受神的豐富,實現以弗所四章和五章,好叫主的再來得著通路。 不更改神的旨意,不降低神的要求 我們要作主的僕人事奉祂,就必須維持神的旨意;我們不能更改神的旨意,不能降低神對教會的要求。曾經有某個公會的人說,聖經沒有明言說禁止喫煙,所以信徒可喫,甚至牧師也可以喫。但我請問你,外邦人都看喫煙不好,他們看見基督徒喫煙會覺得如何呢?無論怎樣,基督徒喫煙總是趕不上外邦人,總是墮落。比方說,今天陳弟兄喫煙,周弟兄也喫煙,並且是一面聚會一面喫煙,有一班弟兄姊妹就會覺得,這樣很難跟他們交通。或許喫煙的人覺得,我在其他各方面都比別人好。但只要有弟兄姊妹覺得喫煙不對,你不與他們來往則已,若要與他們來往交通,就不能容讓喫煙。人都喜歡便當,所以也纔有人把受浸改為受洗。但有的人覺得這樣是不遵照主的命令,如果有人這樣作了,就是攔阻弟兄姊妹被成全。喫煙、受洗不過是個比喻;有許多罪或教訓你若容讓了,對於要犯罪、屬肉體的人是給他們便當,對於追求的人就變為攔阻。關於神蹟奇事,有許多人怕,有許多人不信;但也有許多人,神聽他的禱告。所以你如果說,這些事都過去了,與使徒們一同埋葬了;這樣你固然可以安慰一班沒有信心的人,但世界上還有許多有信心的人,你的話就變作攔阻他們到神面前被成全。換句話說,神在聖經裏所定規的,沒有一件事你可以隨便更改。同樣的,變賣一切跟從主,乃是主在祂的話語裏所定規的道路。但在中國,這一百多年來,除了今天的『耶穌家庭』之外,有一句話是沒有人敢說的,就是要變賣一切所有的來跟從主。今天你要傳福音給人,你是不是對他說,人可以一面發財,一面作基督徒?我們在已往的時候追求完全,在許多事上已經順服了主,為甚麼只差這一步不作呢?我們可以不可以在許多事上得勝,單單就在這一件事上失敗呢? 好些年前我在上海,有一位公會的教友到我那裏來,找我談道。談起受浸,他說了許多理由,末了答以諸多不便,可以不必拘泥。我說,這是主定規的,我們不能以不必拘泥來回應祂。後來又談洗腳,他就要我回答:『那麼你們洗腳麼?每主日擘餅記念主麼?』我說,我有實行洗腳,並且每主日擘餅。末了他著重的問說,『那麼你變賣一切所有的麼?』我說,當然有。我想我們不能留有一步是我們說不能的;如果有所不能,就無法為主作美好的見證。神今天在中國走恢復的路,祂的眼睛是看著以弗所四章、五章。神所有的旨意,保羅沒有避諱不說的;今天如果神所有的旨意我們沒有不作的,那麼神在我們中間就有路。我要重複常受弟兄的話:水溝總得挖得深,水纔能流得通;那裏的水溝挖得最深,所有的水都往那溝裏流。水不能往高處爬。 今天我們只能替最要順服的人設想,不是為不順服、放鬆的人設想;我們要為付代價的人設想,為要走主今日道路的人設想。如果我們的安排是為著不要的人,那我們不如改為青年會,何必掛名為教會呢?我們要叫作神的教會,就沒有一個神的旨意是可以漏失的。今天如果另有一個教會是合乎神旨意的,神很容易把我們擺在一邊。我們失敗乃是小事,但是這要耽誤神的時間。神很容易興起別人,但是時間要再多十幾年、或者幾十年。我們要替神開一條路。我們要成全神的旨意,我們只得擺上一切,我們沒有資格來改祂的命令。在許多神的旨意中,有一個就是要我們脫離瑪門,從瑪門中被拯救出來。神說撇下一切,我們就得跟從。我是祂的僕人,沒有膽量改祂的旨意;我是祂的僕人,不彀資格來改祂的旨意。祂怎麼說,作僕人的也怎麼作。祂說,我們的財寶在那裏,心也在那裏;我們不能事奉瑪門,又事奉祂。所以我們就得把錢財送到天上。斷沒有積財寶在天上,而心還會在地上的。神的旨意對我們作僕人的是最緊要的,我們要從心裏完全明白,我們也要不打折扣的達到神的要求。 教會對主再來的豫備 成熟的要求 教會的豫備和主的再來有極大的關係。我們深深的相信,現今是教會豫備的時候;神的兒女要被收割,必須先成熟(可四29)纔可以。潘湯說,主再來是用收割(harvest)來比方:收割的日子不是由農夫來定,乃是由麥子來定;不是說農夫已經定了日子,不理麥子如何,就收割,乃是等麥子成熟,纔收割。照樣,被提的日子是教會定的,不是主所定的;並且所定的這個日子是非常的確實,教會沒有成熟,就不能被收割。 撇下一切,達到主的要求 為著教會的成熟,我們今天在這裏有非常重的責任。多年來我們一直盼望能往完全的路上前進,如果今天你和我忽略這責任,不知要遲延主有多厲害。我說句重話:你要跟從主,就得跟主說,我願撇下一切來跟從你。你如果稍有保留,你就要失去喜樂,要失去能力。當初教會的能力是在乎使徒們的貧窮,今天教會的墮落是因為充滿了錢財富足的人。我們如果完全撇下一切,跟上主今日的要求,已往你所沒有看見的榮耀教會,要越過越看得清楚。所以對於神的旨意,沒有一件是我們不懼怕的,卻也沒有一件是我們該有疑問、有保留的。今天神所要的不是『你們的,』乃是要你們把自己獻給神,來為著祂的福音,為著祂的旨意,並且為著罪人的靈魂。常受弟兄曾說,甚麼時候財物從教會裏出去,甚麼時候靈魂纔能從世界上進來。 我們也不要以為撇下一次就可以了,還要繼續的有撇下。如果你說,你已經沒有保留的都撇下了,也許在神看,你還有許多的保留,只是神的光還沒有照到那裏。你如果肯一直接受主的光照,也許不久神又再光照,你就又要再撇下。總是看見新的光,就要立刻趕上。這樣我們纔能趕上成熟的要求。 我這二年很喜樂,因為覺得以弗所四、五章的光景離我們很近,並不是遠的;對我們是很容易的擔子,不是難當的軛。今天主要很快的得著那榮耀的教會,只是那榮耀,有的人趕得上,有的人因著稍有顧惜,就趕不上了。我們如果都趕上了,這件事在神就是容易的。巴不得今晚來在這裏的人都拚得上,都擺得上。願我們都求主說,『求你不越過我,不留下我;你如何使別人有分,求你不要使我變作無分。願你不偏待人,不漏掉我;你如何恩待別人趕得上,也求你照樣恩待我。』 交出一切,配搭事奉神 我們要你交出來,這不是說叫你去作窮人,這與貧窮不同;交出來不但是錢財為著神,乃是時間、前途都為著神。最不徹底、最便宜的奉獻乃是心的奉獻;光有心的奉獻,不會叫你感覺痛。如果你的時間、身體、前途沒有奉獻,就是你說,你已經把所有的都奉獻了,實際上所有的一切都還在你手中。對於你們青年人,已往你的奉獻,對你求學讀書或帶職業也許沒有影響。但今天你交出來了,如果有一所學校沒有人信主,教會可以派你和五個、十個弟兄姊妹進去。你們不只在那裏好好讀書,並且要把人的靈魂帶到教會裏。如果有人這樣作,到一個學期末了,可能多十五個人,甚至一百人是得救的。譬如上海教會,有好些弟兄姊妹交出來,被打發到南京中央大學去讀書。今後每一個奉獻的人都要在前途、職業上有改變。你上學校是為著神,讀書不過是帶手去作。 另外,我們交出來事奉神,也要學習配搭著作,不是單獨作,特別在職業上要有安排。也許在一個公司裏只有一個人,可以再塞一個進去。你不是問在那裏能賺多少錢,乃是要與福音發生關係,你要以整個公司的人為福音的對象,兩個人配搭著傳。交出來的人去帶職業,不該只是為著維持家庭生活。若是那樣,就與世人沒有不同。我們真正的職業乃是事奉神,凡十歲到八十歲的弟兄姊妹,都要以事奉主為中心。我信教會這樣的全體動員,一定能把福音傳遍全香港,甚至傳遍中國各地。所以交出來不光是你作你的事,到了主日,把多少錢放進奉獻箱就彀了;交出來與我們的前途、職業、配搭都發生關係。 使徒行傳給我們看見,在七章以後教會大受逼迫。當時教會剛新鮮的由聖靈澆灌產生出來,本來遭大逼迫,如果信徒逃難,一定大家一起逃;但使徒們沒有逃,只有門徒們逃,並且邊逃邊傳福音。(八1~4。)這證明教會有安排,使徒留下,門徒逃難,都是為著福音。在行傳七章之前有交出來,在八章有安排的傳福音。所以到了行傳二十一章,耶路撒冷信徒的數目又增為幾萬人。這就是教會,教會在地上就是為著福音的。所以沒有一個弟兄姊妹能彀隨便生活,隨便作基督徒;從今以後每一個人都要交出來,有配搭的傳福音。譬如,顧弟兄本來在信誼顏料廠作廠長,有一天弟兄們來對他說,我們大家都覺得你不該在這職位上繼續作下去。他禱告後也覺得該出來。從前他作廠長待遇很好,現在薪水只合以前的五分之一,但他對福音非常有益。他對弟兄姊妹有一個好的見證:不再是辦廠,乃是事奉神。 所以交出來就是你要有基本的改變,就是你從今以後,不再是單獨的作基督徒,乃是與弟兄們有配搭的事奉神。不僅你已往的所有受對付、交出來,並且你的將來、你的前途等也都願受對付、交出來,好叫福音能從你身上衝出來。從前你高興時,看見人就傳福音,冷淡時,連弟兄的面也不願見。你事奉是個人的,你不事奉也是個人的。但現在你交出來了,就不能再單獨,必須願意有配搭的事奉。 有的弟兄姊妹是讀天主教學校的,我以主的話勸你們,要從其中出來,(啟十八4,)避免沾不潔淨的事物。(林後六17。)但你們如果有不少弟兄姊妹在一起,並且靈裏都很剛強,願意在裏面傳福音帶人得救,我沒有意見,總歸你們要清楚。不要想說,我只管讀書好了,如果能讀經、禱告、聚會就可以了,不必一定要轉學。你們交出來了,就要有計畫的認識神的旨意和安排,並要與弟兄姊妹有配搭事奉,不該是只為讀書而讀書。 教會全體傳福音 我們若是交出來,為著福音花費所有,教會就能一代一代的作下去。我們傳福音不是你一個人說,我一個人說,乃是大家都交出來,同心合意配搭禱告的作。若是這樣,就一切的問題都很容易;不然,頭一個問題就要問:待遇如何?今後我們盼望所問的乃是:傳福音的機會如何。盼望大家都能為著福音擺上,在這事上我們不能馬虎。教會全體都要莊嚴的、鄭重的到神面前來,求神憐憫我們,我們承認已往沒有重視人的靈魂。我們對世事尚且花足彀的工夫,有計畫的來辦理,對福音怎麼可以隨便呢?這是不對的。已往有多少人是只顧自己享受福音的好處,盼望今後我們都能使人同享福音的好處。 在前一百年中國只有傳教士傳福音,在前十年我們已經看見教會傳福音的需要和功效;但始終只有一部分的人出來,其餘的人不出來。今天需要你我都把一切擺上,都為著福音出來。如果這樣,你就要起首看見教會全體傳福音。不是三、五個傳道,乃是全教會都是傳道,那就能把福音傳遍全中國。如果我們能得著人的靈魂,所有的花費都不會喫虧,因為全世界都比不上一個靈魂的價值。(太十六26。) 今後我們所有職業工作的安排,都要以傳福音為中心,以教會為中心。只要為著福音,一切代價都值得。韓小姐本來是高級護士,這一次也跑去弋陽了。還有劉弟兄,是內科大夫,也往弋陽去。按人看,到弋陽是蹧蹋這樣的好護士和好醫生,其實一點也不蹧蹋。因為現在作這些事與已往完全不同,為著福音,救人靈魂,纔是好護士、好醫生。否則你把人身體看好,卻任由他的靈魂往滅亡的路上去,有甚麼好? 我們不是先請你們交出東西,乃是請你們先把前途、職業、工作都交出來。並且你們交出來,並不是交給我,我實在也不能負這個責任。你交出來是為著福音。也許過十年、過二十年,有負責弟兄來對你說,你要離開香港,往某地去傳福音。你就要阿們說,『教會全體有感覺,我願意去;如果有神的兒女從別處來找我,我也願意去。』只是教會必須先活在神面前,必須認識神的旨意。所以有許多事教會要禱告,並等候在神面前。教會不能馬虎,教會非倚靠神不可。你們在這裏先為著香港,然後能彀為著別地。到有一天,你們一面能派人去內地,一面整個南洋就擺在你們面前。神在上海走得通這路,神在香港也要這樣走通。杭州交出來,就產生弋陽;香港交出來,整個南洋不知要有何等果效產生。 目前最實際的,是需要一個大會所。你們千萬不要以為把主日聚會分開兩堂,會所的問題就解決了。神的祝福與我們的度量有關。這裏如果有一個會所能容一千人,你要相信神必把人賜下來,坐滿整個會所。也許你們一個會所出來了,跟著有五個出來,九個出來。交出來,你就看見神會何等的祝福。你也許不知道你的攔阻有多大。 當神的恩典、神的憐憫出來,祝福在教會中就流得通,所有的問題都能解決。為著教會能全體事奉,、我們對於職業都必須減少花費的時間。如果我們有保留,就會叫教會禱告不透,叫靈魂不能進來;我們若拼上,神就會有路。不要怕難處,無論如何必須衝過去。 請你們赦免我,盼望這樣的話語不叫你們感覺受傷。你們在一起要多多禱告,求主叫我們個個不安,不隨便放我們過去。求神憐憫我們,叫我們沒有一個人是隨便作,每一個人都是清清楚楚的作,就是說,知道為甚麼而作,作了要達到甚麼地步。求神激勵我們,叫我們能整個人和一切都擺上為著福音。 我信有一天教會要達到當初使徒們的情形,到那一天,你看見主來的日子近了。 (此為倪柝聲弟兄於1950年2月4日在香港九龍的交通,參見「主恢復中成熟的帶領,卷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