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北市召會第三十二會所青職區
關於部落格
  • 24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話語受約束

雅各書三章告訴我們,一個泉源不能發出兩樣的水來,不能又發出甜水來,又發出苦水來。(11。)一個作主工作之人的口,應當發出甜水來,發出活水來,應當為著神傳說祂的話。比方挑水用的桶,不能挑燒飯的水用這個桶,挑髒水也用這個桶。如果挑髒水的桶也用來挑燒飯的水,那就要危害人的健康,甚至危害人的生命。照樣,我們的口如果在神面前是為著傳神的話的,我們的口就不能隨便用在別的事情上。如果你用這個口去講許多不是為著神的話,那你就不能傳神的話。許多人之所以不能被神用,或者只能被神有限的用,就因為從他們的泉源裏發出了兩樣的水,有甜的水,也有苦的水。他們的口講神的話,也講許許多多不是為著神的話。 弟兄姊妹,我們必須在神面前看見,我們的口如果是奉獻給主來傳神的話的,那我們的責任就非常大。神的話要擺到我們的口裏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責任。民數記十六章告訴我們:可拉和他一黨的人攻擊摩西、亞倫,他們也拿著香爐來到神面前。他們犯了罪,他們滅亡了。但是那些香爐仍是聖的,神曉諭摩西要從火中撿起那些香爐來,叫人錘成片子,包在祭壇上。(16~17,33,38~39。)所以,奉獻給神的東西,一次被神用了,那個東西就永遠成聖,不能另作別用。有的弟兄姊妹有一個錯誤的思想,以為他能彀一會兒講神的話,一會兒講撒但的話(謊言是屬乎撒但的)。弟兄姊妹,我們不能這樣。一個弟兄的口如果有一次講過神的話,這一個口就要永遠歸於主。許多人的能力就是從他的話語裏漏掉的。有的弟兄本來在神面前能彀成為很有用的,可是就因為他有很多話不是為著神的,他在那裏說的時候就把他裏面的能力漏掉了。我們要記得,一個泉源只能發出一種水。如果你的口有一次說過神的話,就每一次你都得看見說,我沒有權柄說不是為著神的話。我的口是聖的,是分別為聖的。一件東西一獻上給神,就永遠是神的,絕不能給了神又拿回來。如果拿回來,那就是巴蘭的驢子,那不是神的先知。所以你要看見主的那一個話和你那一個話的關係。你的口是分別出來的口,你的口是歸於神的口,你的口只能講神的話。 何等可惜,有許多人在神面前本來很可以被神用,就因為他的口是一個大漏洞,一直漏掉神的能力,因此不能被神使用。一個口說出兩種話,能力就漏掉。有許多人的難處,就是他的話多。傳道書五章三節說,『言語多,就顯出愚昧。』有許多人所以能力漏掉,就是因為話多。這一個也喜歡說,那一個也喜歡說,總是每一件事都有話說。他不只自己話多,並且也喜歡傳話,把別人的話傳來傳去。弟兄姊妹,我們應當注意,我們要保守我們的口,像我們要保守我們的心一樣。特別是作神出口的人,神要用我們的口來傳說祂的話,我們的口是分別為聖來事奉神的,是聖潔的器皿,我們要保守牠像保守我們的心一樣,不能讓牠隨便。 神的僕人在話語上有好幾點是應當注意的。 第一,如果我們常常能彀聽見甚麼種的話,我們在神面前就要小心。因為如果我們常常能聽見甚麼種的話,就證明我們是甚麼種的人。有許多人不會把他們的事情告訴你,因為他們知道你不是那一種的人,告訴你也沒有用。如果別人肯把某一種的話很容易的一直來告訴你,那是因為他們知道你也是這一類的人,告訴了你就會起作用。所以,甚麼人肯把甚麼一類的話一直來告訴你,就證明你是甚麼種的人。 第二,能彀很容易的相信某一種話的人,他的性質也往往像他所相信的話一樣。因為只有那一種的人,纔能相信那一種的話。錯聽輕信,是因為眼睛不亮,是因為沒有在神的光中。差了光,缺了光,就錯誤。所以,許多時候,聽甚麼種的話是顯出我們的情形有病,信甚麼種的話,也是表明我們的情形有病。有許多人,話還沒有聽見,心裏先就相信,話來了,可歡喜,雖然這話是離奇到不能再離奇,但是他能彀說的的確確是這樣。所以,一個人能相信甚麼種的話,就表明他是甚麼種的人。 第三,聽了,信了,還有一件同樣性質的事就是傳了。聽了某一種的話,信了某一種的話,再把這一種的話傳出去,那就不只表明他是甚麼種的人,不只表明他裏面沒有光,並且還表明他願意別人也這樣作,這是把他那個人也擺進去了。聽某一種的話,那是別人在那裏說;信某一種的話,那已經進到他裏面去了;傳某一種的話,那是他自己也擺進去了。許多人就因為這樣,喜歡講許多話,喜歡傳許多話,把能力都漏光了,所以不能好好的作神話語的執事。 第四,說不準確的話。有的人是另外一種,他說話往往說得不彀準確,一會兒這樣說,一會兒那樣說。這一種一口兩舌的人,是不能作執事的。(提前三8。)這一種人,東來就說東的話,西來就說西的話,當面說一種話,背後又說一種話。這樣的人,在神的工作上沒有用。弟兄姊妹,如果我們連舌頭都勒不住,我們怎麼能約束自己,怎麼能事奉主?人必須約束自己,攻克自己的身體,纔能好好的事奉主。我們身上有一個頂壞的肢體,常常把我們帶到難處去的,就是舌頭。話語的不準確,一口兩舌,一會兒說這一個,一會兒說那一個,這顯明他的性格是何等的軟弱。這樣的人在神面前無法站住,在神面前沒有能力。因為是那樣的馬虎,那樣的迷糊,所以纔一會兒這樣說,一會兒那樣說,這是在性格上的軟弱,太軟弱!這一件事在作主工作上也是一件非常重要,必須對付的事。 第五,故意一口兩舌。有一種人的一口兩舌,比上面所說這一種無知的一口兩舌還要厲害,那是故意的一口兩舌。有的一口兩舌是無知的,一會兒這樣說,一會兒那樣說,他覺得說『是』和說『非』差不多。在他身上,沒有是非,是糊塗的。你問他這是黑的麼?他說這是黑的。你問他這是白的麼?他說這是白的。在他身上,甚麼事都不清楚,黑白分不清,他的人是馬虎的,是糊塗的。這一種的一口兩舌是糊塗的一口兩舌。但是有的人的一口兩舌是故意的,故意一會兒這樣說,一會兒那樣說,這就不只是性情的軟弱,乃是道德的敗壞。馬太二十一章二十三至二十七節告訴我們,當祭司長和民間的長老來問主耶穌仗著甚麼權柄作這些事的時候,主耶穌反問他們一句話:『約翰的浸是從那裏來的?是從天上來的,是從人間來的呢?』他們就彼此商議說,『我們若說從天上來,他必對我們說,這樣,你們為甚麼不信他呢?若說從人間來,我們又怕百姓;因為他們都以約翰為先知。』於是他們回答主耶穌說,『我們不知道。』這樣的回答,是故意欺騙人。主說,『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太五37。)如果是,就說是;如果不是,就說不是;這纔是光明誠實的。我如果在那裏想想看,我若是這樣說,人要怎麼說,我若是那樣說,人要怎麼說,我就想在這裏取巧,這不是作主工作的人所該有的存心和態度。如果是這樣用心計的來說話,那麼話語就是欺騙的工具了!我們寧可像主一樣,有許多人要抓話柄來害祂,祂就不說。如果要說,就得『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比這個多的,越過這一個的,都是出於那惡者。聰明的人在這裏沒有路。保羅勸哥林多人說,『你們…倒不如變作愚拙。』(林前三18。)羅馬十六章十九節也說,『我願意你們…在惡上愚拙。』因為在這些事情上聰明,在神面前就不能用,你怎麼作都沒有用。我們的智慧是在主的手裏。我們不能一口兩舌。這件事是許多人的難處。說話靠不住的人,在神的手裏沒有用處,這樣的人出去作工,遲早要出事情。一個人如果一會兒這樣說,一會兒那樣說,一會兒說是,一會兒說非,一會兒說對,一會兒說不對,一會兒說這樣是可以的,一會兒說這樣是不可以的,這樣的人在神的工作上沒有用。話語一直是活動的,話語一直是靠不住的,這樣的人在神的工作上沒有用。 第六,要對付聽話。一個人即使有一點其他的恩賜,其他的長處,只要他話語不準確,光是這一點,就已經是一個大漏洞,光是這一個,就已經把能力漏得差不多了。何等何惜,有些為神作工的人竟變作一個傳話的中心!弟兄姊妹,我們作工的人與人的接觸比較多,聽見人說話的機會也比較多,自己說話的機會也比較多,如果我們這些人在話語上沒有受管教,沒有受約束,那就很可能一面在那裏傳神的話,一面在那裏播弄是非。如果我們在話語上沒有這一個約束,那我們在神的工作上是一面在那裏作,一面在那裏拆。所以,在聽話的時候,絕對需要神約束我們。有許多時候,有的弟兄姊妹要把他們個人的事告訴我們,我們應當盡力量聽他們說,我們應當作一個能聽話的人,在那裏找出他們的難處,來幫他們的忙。有許多時候,有人對你傳話,如果為著工作上的需要,為著難處,為著對付個人的需要,也許你可以聽一下。但是你聽的時候,只要你裏面覺得一亮、一明白,你就得停止,你就聽到這裏為止,你就可以對他說,『彀了,可以停在這裏。』如果你是好奇的在那裏聽,好像聽故事、看小說那樣,那是不對的。我們只要知道他的難處就彀。我們只要裏面一知道,一有相當把握,就可以說,『弟兄,彀了。』我們絕不應當有聽話的情慾。人要知道事情,要聽話,是有一種情慾的。人有一種的慾要知道事情,人有一種的慾要聽話。但是,我們的知道事情,我們的聽話,是有度數的,到了一個度數就行了,不再繼續下去了。我們的聽話是為著我們的禱告,我們的聽話是為著我們的辦事情,是為著要對付弟兄姊妹的難處,到了某一個度數就彀了,行了。 第七,要能被人信託。有的人把他屬靈的難處告訴你,這是他對你的信託,因此,你不能隨便說出去。除了在工作上的需要之外,你不能隨便傳。如果你在話語上沒有受約束,就不能把你擺在主的工作上。神的僕人是許多事情的受託者,他必須看見他的受託是聖潔的,是信實的。這信託給你的話不是你自己的東西,這是你的職務上的事,這是你事奉神的事,所以你不能把牠隨便傳說。在屬靈的事情上,我們要學習看守、保護,不能把弟兄姊妹屬靈的難處隨便傳說。在責任上,在神的工作上,在對付上有需要,那是另外一件事。多話是大損失,是最大的損失。話多的人,傳話多的人,在神的工作上是絕不可託的人。所以我們在神面前要受警戒,求神約束我們的話,叫我們不隨便說話,不隨便開口。一個人有沒有約束自己,最明顯的是看他的話有沒有受約束,人受約束,人的話必定受約束。這一件事我們要特別注意。 第八,要注意謊言。前面所說的一口兩舌,直轉下去,就和謊言很近。凡用話語引導人產生錯誤的相信的,都是謊言。凡故意引人有錯誤的想像的,那就是謊言。有時候,在撒謊裏頭也可能沒有假話,可是說法巧妙,會使人產生錯誤的相信,這也是一種謊言。所以我們要記得,講話的誠實與否是在存心上,不只是在話語上。如果有一個弟兄問你一句話,你不能告訴他,你寧可說『我不說,』但是你不能欺騙他。假話是撒謊,叫人有錯誤的領會也是撒謊。我們是願意人相信真的事,我們不能說出真的話來叫人相信假的事。神的兒女說話總是: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越過這個的,就是出於那惡者。主耶穌有一次對猶太人說很重的話:『你們是出於你們的父魔鬼,…他說謊是出於自己,因他本來是說謊的,也是說謊之人的父。』(約八44。)謊言是從魔鬼出來的,魔鬼從起頭就是說謊的,一直到今天,他完全是說謊的。他自己說謊,也是說謊之人的父。所以,謊言如果也在神兒女的口中,特別也在作工的人的口中,那真是太不得了的事。有人竟然在那裏撒謊,那真是差得太多了,那是基本又基本的事,十分嚴重的事!那是太重的事,太厲害了!我們必須在神面前注意謊言的事。我們不敢說我們的話都對。我們越謹慎我們的話語,越覺得說話不容易。有時候我們是要說真實的話,可是稍微不留意,就走了樣。你注意牠,還不容易準;如果你不注意牠,放鬆牠,那更不得了。人在那裏約束自己來說實在的話,尚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如果不約束自己來說話,那更不得了。所以我們必須約束自己,注意自己的話語,一點也不能放鬆,否則不能事奉神。神不能用一個人一面為祂說話,一面為撒但傳話。神絕對不能用這樣的人。 第九,還有一點,我們要特別注意,就是『不爭競,不喧嚷。』聖經豫言主耶穌在地上的時候是:『祂不爭競,不喧嚷;街上也沒有人聽見祂的聲音。』(太十二19。)保羅說,『主的僕人不可爭競。』(提後二24。)這告訴我們,沒有一個神的僕人可以爭競、喧嚷。喧嚷,總是粗魯的表現。主的僕人,總是應當管理自己到一個地步,『不爭競,不喧嚷,』不和人爭鬧。聲音多,乃是能力少的表示,至少表明管理自己的能力少。一個人的聲音大到一個地步,連隔壁房子裏的人也聽見他的聲音,這就不是主的僕人該有的情形。人在街上,聽不見主耶穌的聲音,這是主給我們的榜樣。這個約束,就不只是不說謊言。有許多話的的確確是對的,是真的,但是我們不爭競,不喧嚷。『主的僕人不可爭競。』我們可以對於一件事靜默無聲。如果一個弟兄一個姊妹竟然會嚷起來,那是說明他裏面的放鬆是何等的大,也許要放鬆多少年纔能嚷起來。我們要約束自己,管理自己的聲音,像主那樣,街上沒有人聽見祂的聲音。讓我們學習在神面前約束我們的口,不能隨便發聲音,不能隨便叫喊,不能隨便喧嚷,不能隨便爭鬧。這不是說,從今以後看見人就板起面孔不說話。我們還得自然,遇見人還得好好的說話,自然的說話。但是在聲音上如果沒有受約束,在工作上會有許多難處。盼望所有作主工作的弟兄姊妹,在神面前都要嫩一點,細一點,不要那樣粗魯。我們的主就是那樣的細,那樣的嫩的人,祂不爭競,不喧嚷,街上也沒有人聽見祂的聲音,神的僕人應當讓人看見,在這裏有一個人在神面前是細嫩的。 第十,要注意存心和事實。說話是一件事,用意又是一件事。神的兒女不應該只注意話語的準確,而不注意事實的準確。我們寧可注意事實的準確,過於話語的準確。許多人老是注意話語說得對不對,但是不注意那個事實對不對。其實,就是我們的話很小心的說,都說得很準確,我們還不一定靠得住。我們在神面前要注意事實的準確。如果事實不準確,就是話語準確,你在神面前也沒有多大用處。有的弟兄姊妹,非常注意講話,但是,我們不能相信他們。雖然我們沒有一次找出他們的話語不對,但是我們知道他們是爭話語的準確,而不管事實的準確。比方:一個弟兄,你心裏恨他,那是事實。以事實來說,你心裏恨他,可是你在路上遇見他的時候,你向他照舊點頭拉手。他到你家裏去的時候,你請他喫點心。他生病的時候,你去看他。他缺乏的時候,你送錢給他用,你送衣服給他穿。等到有一次,有一個弟兄問你說,『你對於某人如何?』你事實上是心裏恨他,可是你說,『我豈不是向他點頭拉手麼?他生病的時候,我豈不是去看他麼?他貧窮的時候,我豈不是照顧他麼?』不錯,道理都在你這一邊,律法的準確都有,話語也說得都對,但這還是撒謊,因為事實並不是這樣。我們知道,有的弟兄姊妹非常注重手續,在手續上你沒有法子找出他們一點錯來,但是他們的心完全兩樣,這是不對的。說起來沒有錯,而事實並不如是,這是不對的。所以,當你開口對人講話的時候,你如果光是注意手續上的準確,而以為是說直話,那你需要在神面前看見你的存心到底如何。這是話語背後基本的問題。不能以為話準就彀,不能以為我待他好就彀,不能以這些為憑據說,我沒有恨他。我們是要看事實,不是要你口中所說的憑據。我們要講實話,我們就要有實在的事實。事實不實在,話語都講通了,那個話還是謊言。可惜有許多人就是在這一種情形裏作人。我們在說話的時候,不只要顧到話語,還要深一點顧到存心,顧到事實。 第十一,不要說閒話。主說,『心裏所充滿的,口裏就說出來。…凡人所說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主在底下接著說,『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太十二34~37。)所以,神的兒女聚集在一處的時候,閒話還是少說為是。並不是說我們不要問安,我們不要講天氣,講花草了。問安等等的話是與作人有關係的,這個話可以說。至於閒話,那是說東家長,西家短的事情,與你沒有關係的,那就不必說。你如果說閒話,主耶穌告訴我們:『當審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來。』人所說的閒話,不只說一次,總是要說兩次,今天說了,到審判的日子,還得把已經說過的話再說一次。所有的閒話,當審判的日子,都要重複說一遍,句句都要供出來。有一天你要看見,許多閒話是你說的,神要憑你的話定你為義,也要憑你的話定你有罪。所以,我們不能隨便的說話。 許多的笑話,輕浮的話,戲笑的話,我們都不能說。有的弟兄姊妹說幾句聰明的話,或者你有一個小兒子,小孫子,你對他說幾句快樂的話,那是另外一件事。保羅在以弗所書裏所題到的『淫辭,妄語、和戲笑的話,』(弗五4,)都是輕浮的話,這些話都是我們應當完全拒絕的,我們不能說。 還有,譏誚的話也不應該說。主在十字架上的時候,人在那裏譏誚主說,『且等著,看以利亞來不來把祂取下!』(可十五36。)這就是譏誚的話。那些不相信主再來的人譏誚說,『主要降臨的應許在那裏呢?因為從列祖睡了以來,萬物與起初創造的時候仍是一樣!』(彼後三4。)人會譏誚,有各種譏誚的話,這些都是神的兒女不應該出口的。 還有許多背後說人的話,論斷的話,也是不該說的。至於辱罵的話,那是被革除的罪,是神的兒女所絕對不能說的。諸如此類的話,都要在神面前小心,都不能說。 一個作主工作的人必須說準確的話,在話語上一點不能馬虎。因為只有在這一種情形裏面,纔能作一個為神傳話的人,纔能免去許多的難處。我們心裏相當的難受,就是許多時候,作工的人話語不受約束,結果弟兄姊妹聽他講論斷的話,聽他講故事的時候,都覺得有趣味,等到他傳神的話的時候,就不尊敬他了。你千萬不要以為今天我和弟兄姊妹講得很熱鬧,沒有甚麼問題。不錯,的確很熱鬧,但是等你傳說神的話的時候,他們要覺得這和你講的那些故事是同樣的價值,人不重看你所講的話了。有的弟兄講一句話,人聽;有的弟兄講一句話,人不聽。你要想想看,為甚麼人聽他,不聽我呢?話豈不是一樣的麼?是,神的話是一樣的,可是他在平時所說別的話和你並不一樣。讓我們注意這件事,在別的話上不一樣,那麼,在神的話上雖然一樣,但在神的話上的能力就不一樣。因為在別的事情上你常常隨便說話,不受約束的把話說一個痛快,所以當你來傳神的話的時候,在聽的人身上的力量就等於剛纔你對他隨便說話時的力量,等於那個放鬆的力量。弟兄姊妹,我們必須記得,一個泉源不能發出兩樣的水來,不能一會兒給人甜水,一會兒給人苦水。苦水總是苦的,苦味雖然可以沖得淡一點,但仍然是苦的。乾淨的水和污穢的水調在一起,不是污穢的水變作乾淨,而是乾淨的水變作污穢。許多弟兄的能力漏掉,並不是因為他們傳神的話的時候傳得不對,乃是因為他們在平時講另外的話的時候講得不對,所以在他們傳神的話的時候,沒有人要聽他們。我們要記得,臺上的話,是跟著臺下的話。你在臺下糊塗的講話,臺上的話會全部給你沖淡,甜水被你弄苦了。我們不必天天在那裏豫備上臺的時候要講甚麼話,我們卻要天天在那裏注意在臺下講甚麼話。如果我們天天不受約束,隨便說話,講不準確的話,講顛倒是非的話,講戲笑輕浮的話,甚至於在那裏撒謊,那我們就不能盼望在事奉神的事情上能彰顯出能力來。我們必須從約束自己的口起頭,我們纔能傳主的話。 不只這樣,說準確的話與讀聖經也有極大的關係,因為聖經是最準確的一本書。全世界只有一種話是最準確的,就是神的話。我們若沒有講準確的話的習慣,就不能讀聖經,更不能傳聖經。有好些弟兄,照著他們那種說話的情形,不要想能讀神的話。傳福音是有一定性格的人纔能傳,讀聖經也是有一定性格的人纔能讀。馬虎的人根本不能讀聖經,因為神的話是準確的,馬虎的人把神的話都漏光了,根本就領會錯了。 我們舉一個例,來說明甚麼叫作準確。馬太二十二章說到撒都該人不相信復活的事,他們來找主耶穌,問主一個難題說,『有弟兄七人;第一個娶了妻,死了,沒有孩子,撇下妻子給兄弟。第二第三直到第七個,都是如此。末後,婦人也死了。這樣,當復活的時候,她是七個人中,那一個的妻子呢?』(25~28。)他們的意思是:復活是不可信的,最好沒有復活;如果有復活,那真是麻煩得很,倒不如沒有復活。所以他們來講理,說有這樣一件事情沒有法子解決。主耶穌回答他們說,『你們錯了;因為不明白聖經,也不曉得神的大能。當復活的時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樣。論到死人復活,神在經上向你們所說的,你們沒有念過麼?祂說,「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29~32。)撒都該人是讀聖經的,但是主說他們不認識聖經。為甚麼?因為他們是隨便說話的人,他們絕不會想到神說話是說得這麼準的。主耶穌不引別的聖經節來證明復活,只引出埃及三章『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這一句話來證明復活。這節聖經怎麼是說復活呢?主耶穌說,『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亞伯拉罕已經死了,以撒已經死了,雅各已經死了,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都是死人了,這樣,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豈不是死人的神了麼?但是,神不是死人的神。那怎麼辦呢?神不是死人的神,所以亞伯拉罕今天雖然是死人,他必定要變作不是死人,以撒今天雖然是死人,他必定要變作不是死人,雅各今天雖然是死人,他必定要變作不是死人。死人怎麼能彀變作不是死人呢?那就必定要復活。亞伯拉罕要復活,以撒要復活,雅各要復活,因為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主耶穌用這樣的話來回答撒都該人的問題,我們的主說話就是這麼準確,給撒都該人看見他們是何等的不準確,何等的不認識聖經。 如果我們說話馬虎,我們就看不見神的話的準確。馬虎的性情,叫你不想準確,也不能準確,把準確的神的話都漏光了。聖經是說話最準確的一本書,牠連一點一畫都是那樣準確的。主耶穌說,『律法的一點一畫也不能廢去。』(太五18。)神所用每一個字的每一點、每一畫,都是著重的,不能隨便的。神說話是這樣準確,所以祂的僕人也要很準確的說話。弟兄姊妹,神說話從來不糊塗,從來不馬虎,總是結實的,每一個字都是結實的,一點搖動都沒有。如果你多讀神的話,當你認識神的話的時候,你就知道,神的話連多一個字,少一個字都是不行的。我們必須一直注意這一點:凡是隨便說話的人,都不能作神的僕人。隨便說話的人,在弟兄姊妹身上要失去能力,他自己在神的話語上也根本不能應付。有的弟兄上臺講道真是難為人,你只要聽他講的道,就知道他是一個隨便的人。隨便的人必定講隨便的話,神的話擺在他面前,他就隨便講一陣。他在臺下是隨便的,他在臺上那裏會謹慎起來?從來沒有一個隨便的人能讀聖經,也從來沒有一個隨便說話的人能替神說話。我們要求神憐憫,實在要求神憐憫,叫我們能彀說準確的話。有一個禱告,是弟兄姊妹應該常常在神面前禱告的,就是求主給我們一個受教的舌頭,叫我們不隨便,叫我們不作一個散漫的人,在話語上有漏洞,這也漏掉,那也漏掉,把甚麼都漏掉,把見證都漏掉。如果你是一個隨便說話的人,你就不能讀神的話,你就不能明白神的話。我們讀聖經必須找出事實,隨便的人甚麼事實都找不出來。我們要學習很小心的說話,很謹慎的說話,纔能看見神的話每一句每一字都準確。 每一個作神工作的人,總有他的特點,在神面前總有他特別的一部分,神要用他這特別的一部分。但是,在其他所有的事上需要平均,纔能沒有漏洞。如果有一個弟兄,除了他那特別的一部分以外,在其他方面出事情,那他的職事就要漏掉。我們在前幾章所講的要會聽別人的話,要對於人發生興趣,要有受苦的心志,要攻克己身,要殷勤不懶惰,都是我們應當具有最普通的條件。沒有一個神的僕人可以缺少這些性格。現在我們所說的要約束話語,也是最普通的條件之一。隨便講話的人,絕不能準確的講神的話。許多弟兄在神面前本來很有盼望,很可以有前途,但是因為隨便說話,就把他們在神面前的能力漏光了。 你在神面前有多少屬靈的價值,有多少屬靈的重量,有多少屬靈的用處,你要用各種各樣的方法加以保守。你不能把神揀選你那個特別的一部分消耗掉,不能這裏消耗一點,那裏消耗一點。要在各方面把你所有消耗的漏洞都塞住,纔能使你的職事被保守。職事的被保守,是作主工作的人一個最重要的問題。不然的話,神在我們身上給我們多少東西,作了多少事情,給我們這裏漏掉一點,那裏漏掉一點,結果都漏光了。我們連一句話語都不能放鬆,要在神面前受對付,要在這些事情上受責備,受審判。弟兄姊妹,你光是得著那些積極的東西還不彀,你還得留意保守那些積極的東西,使牠們不漏掉。如果你不對付話語,那你必定會把那些已有的積極東西都漏掉。 將來在審判臺前的時候,我們要發現,話語所給我們的破壞,也許會多過於許多別的東西所給我們的破壞。因為話語的破壞是不停止在我們的身上的,話語的破壞是要繼續到別人身上去的。話語絕不停在這裏,你說了一句話,這一句話就會一直出去。有的弟兄說了一句不該說的話,後來他想把那一句話收回來,但是,收不回來了。你可以懊悔,你可以求赦免,你可以仆倒在灰塵裏懊悔說,『主,我話語說錯了。』主的血也能洗淨你,但是,血不能從世界上除去你那一句話。那句話要繼續存在在地上。你可以向主認錯,你可以向弟兄認錯,主可以赦免你,弟兄也可以赦免你,但是,你那句話在地上還是會出去,還是會繼續存在下去。也許有的人沒有受苦的心志,所以有難處;也許有的人不會聽話,所以有難處;也許有的人懶惰,所以有難處;但是,話多的難處,比懶惰的難處更厲害,比不會聽話的難處更厲害,比沒有受苦心志的難處更厲害。因為話一多,你所散佈的死亡就跟在你後面,一直走,不肯停。 所以,弟兄姊妹,這一件事非常嚴肅。講話不能隨便。我們要在神面前懊悔,因為有許多話從我們的口裏出去,都是不結好果子的,有許多話從我們的口裏出去,是專一有害處的。許多的話從我們的口裏出來的時候都是閒話,但是這些閒話會在地上一直傳佈開來,牠今天一點不閒。當你講的時候是閒話,但是過些日子這個話是忙的,相當的忙,相當忙的在那裏作工。所以我們要求神憐憫,已往的一切,求神潔淨,今天的,求神對付我們,真是像炭火一樣焚燒我們。(詩一二○2~4。)主如果對付你,叫你的舌頭被燒過,叫你從今以後,話語不隨便說,也許能彀減少許多無可挽回的難處。有許多難處一發生就無可挽回。羅得可以悔改,可以回到原來的地方,但是摩押和亞捫一直繼續到今天。亞伯拉罕可以在懊悔之後生以撒,但是以撒已經有了一個仇敵。亞伯拉罕可以打發夏甲走,但是,那一個難處還是留在那裏一直繼續。話語一出去就不停止,話語所產生的難處也就不停止。所以我們不能不禱告主說,我們需要火來焚燒我們的舌頭,叫我們的舌頭不說閒話,叫我們的舌頭不隨便說話,叫我們的舌頭不撒謊,叫我們的舌頭從今以後能彀作一個受教的舌頭當主能彀約束我們的舌頭不隨便說話的時候,主要設立我們作祂的口。不然的話,從一個泉源發出兩樣的水來,總是不行的。你不能又有甜水,又有苦水。你說你要事奉神,你說你在神的工作上要有分,但是你不能一面要說神的話,另一面又說鬼的話。不能。我們在這裏真是仰望主恩待我們這些人,結束我們這一種『自由』的口的歷史,叫我們從今以後能彀對主說,『主阿,讓我所有的話都能彀在你面前蒙悅納,像我所有的心意在你的面前蒙悅納一樣。』求主憐憫我們! 主耶穌說,『我為他們的緣故,自己分別為聖。』(約十七19。)每一個事奉神的人,不管你是在甚麼地位上,你要學習事奉神,你總得學習分別為聖。因著我們要服事他們的緣故,我們在話語上要分別為聖。說話的試探是何等大,有三五個人或者十個八個人在那裏講話,我們很容易調在裏面去講,那一個試探是大的。我們要學習分別為聖,我們不能混在裏面,我們要把自己分別出來,不隨便說話。所以,說話要受教,舌頭要受教,舌頭要被炭火燒過,你總不要把你自己擺在試探裏面。當你遇到有好些弟兄姊妹在那裏有不正當話語的時候,你第一件事就是要從那些弟兄姊妹裏面分別出來。你一和他們混在一起,你一擺進去,你就掉下去。你要把你自己從這些事情裏面分別出來,從這些人裏面分別出來。每一次有這些情形發生的時候,你不要受試探,你不能進去,你總得有分別。我們相信,神會憐憫我們,會逐漸的建立恩典在我們身上。 (錄自「主工人的性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