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北市召會第三十二會所青職區
關於部落格
  • 24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藉著第二步的和好,在基督裡的新造成為神的義

保羅在這一章聖經裡所說到的第二件事,是懷著雄心,要討主喜悅:『所以我們也懷著雄心大志,無論是在家,或是離家,都要討主的喜悅。』(9。)這裡懷著雄心大志的意思,是指為重大的目標發熱心,盡心竭力要討主的喜悅。我們都該懷著雄心,要討主喜悅。我們不該有野心,要在召會生活中得著甚麼地位,但是我們應該有雄心,要討主的喜悅。 第三點是被困迫向主活著。保羅在十四至十五節說,『原來基督的愛困迫我們,因我們斷定: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祂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向自己活,乃向那替他們死而復活者活。』在這兩節經文裡,保羅說到被困迫,叫我們向主活著,不是為主活著。 保羅在十六至十七節接著題到第四件事─新造:『所以我們從今以後,不按著肉體認人了;雖然按著肉體認過基督,如今卻不再這樣認祂了。因此,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舊事已過,看哪,都變成新的了。』 第五,保羅在十八至二十節說到和好的職事。他在十八節說,『一切都是出於神,祂藉著基督使我們與祂自己和好,又將這和好的職事賜給我們。』他在十九節說到『和好的話語』,在二十節他替基督求聖徒要與神和好。 末了,二十一節有一件極重要的事,就是神的義:『神使那不知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祂裡面成為神的義。』 表面看來,這六件事是不同類的,彼此無關。因此,我們可能讀過這一章,卻看不出這些重點之間有甚麼關聯。事實上,各點之間是彼此連貫的,而且這些連貫不難看出來。 不僅五章的重點彼此連貫,五章本身也是四章的延續。五章一節開始於『因為』一辭,說明這一點。『因為』指明本章聖經所要說的,乃是四章十三至十八節的解釋。 渴望改變形狀 保羅在五章一節說,我們這地上的帳幕房屋要拆毀。我們的身體─我們地上的帳幕房屋─拆毀,就是我們外面的人被銷毀、被消耗。保羅在林後四章的末了說,我們外面的人雖然在毀壞,裡面的人卻日日在更新;又說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這意思是說,我們乃是憑著信心生活行動。接著他在五章一節解釋說,我們知道我們外面的人,就是我們這地上的帳幕房屋若拆毀了,必得在天上更美的房舍。因此,五章很清楚的是接續保羅四章的話。 這樣的延續指明,在四章末了保羅真是成熟了。他已經靈裡得了重生,並且魂裡被變化。他的全人已經得了更新;惟一還沒有完成的就是他的肉身完全得贖。保羅的身體還在舊造裡,還沒有改變,還沒有改變形狀。因此,他在五章一至八節表達他渴望、渴想身體改變形狀。 保羅所渴望的並不是脫下,就是說,他不願意自己的身體被取去離開他。他乃是願意穿上,就是穿上改變形狀的身體。死亡的結果叫人與他的身體分開。在喪葬聚會中,有時候傳道人會說死者已經走了,離開我們,再也不與我們同在了。基督徒常有這種說法:『到主那裡去了。』保羅並不願意沒有身體。他不願意脫下,不願意身體被取走。他深想穿上復活的身體。這意思是說,他所渴望的乃是身體得贖。他知道他的靈已經得了重生,他的魂已經被變化,但是他也知道他的身體還沒有改變形狀。因此,他渴望並等候他的身體得贖。五章一至八節就是說到這種渴望。 神形成我們 保羅在五節說,『那為這事培植我們的乃是神,祂已將那靈賜給我們作質。』『培植』在原文也有作成,形成,備妥,使…適合的意思。神已經培植、作成、形成、備妥我們,使我們適合這目的,就是我們必死的身體能被祂復活的生命吞滅。這樣,我們全人就要被基督浸透。神已將那靈賜給我們,作祂在基督裡所賜給我們完整救恩中這美妙、奇妙部分的憑質、保證、豫嘗和擔保。 神的心意是要我們穿上復活的身體。但我們若要穿上改變形狀的身體,就需要一些資格。罪人沒有資格穿上改變形狀的身體,他不適合這樣的身體。但神為這事培植我們,形成我們,甚至專特的製作我們。裁縫師怎樣為我們製作合身的衣服,神也照樣形成我們,好穿上復活的身體。神不是把身體形成一種樣子,乃是把我們形成一種樣子。你買一雙新鞋,是選擇適合你腳形的鞋子。神的作法正好相反,祂把我們的腳形成一種樣子,來配合鞋子。神形成我們,並豫備我們,使我們適合穿上復活的身體。 神怎樣使罪人形成一種樣子,使他能穿上復活的身體?神使他形成這種樣子,乃是藉著赦免他的罪,將神聖的生命放在他裡面,使他的靈重生,然後又變化他的魂。這就是神形成我們的意思。 神已經使你成形了麼?最好的答案是說,我們多多少少有點成形。雖然神已經使我多少有點成形,但我知道我還沒有完全成形。因此,我需要更進一步的成形。 那靈的憑質 保羅說,神已經將那靈賜給我們作質,這與神形成我們有關。這指明神形成我們的主要因素,乃是把祂自己作為賜生命的靈,放在我們裡面作質。這意思是說,神以祂自己作質,保證祂要為我們成就這事。神已經把祂自己作為賜生命的靈放在我們靈裡,保證祂有一天要給我們穿上復活的身體。我們有一個憑質,擔保神已經使我們彀資格為著這個目的。這也包括在新約的職事裡。我們藉著新約的職事得以形成、彀資格並備妥,好穿上復活的身體。我們都等候這事來到。 懷著雄心,要討主的喜悅 當我們等候穿上改變形狀的身體時,我們應當作甚麼?九節把答案給了我們:『所以我們也懷著雄心大志,無論是在家,或是離家,都要討主的喜悅。』九節開頭的『所以』一辭,把九節和八節連起來。因為我們在等候穿上改變形狀的身體,所以我們懷著雄心,要討主的喜悅。照樣,當我們等候身體得贖時,我們懷著雄心,要討主的喜悅。保羅在十至十三節所說的話,與他要討主喜悅的雄心有關。 受困迫要向主活著 保羅在十四節接著說,『原來基督的愛困迫我們。』『原來』一辭再次指明連結、連續。我們懷著雄心要討主的喜悅,是因為祂的愛困迫我們。十四節基督的愛,乃是藉著祂在十字架上為我們受死,所顯明出來的愛。 『困迫』原文意,從各面壓逼,逼到一邊,強加限制,在某種界限內限於一個目標,限於一條線和一個目的(如同在有牆的窄路上)。原文同字用於路加四章三十八節,十二章五十節,行傳十八章五節,腓立比一章二十三節。使徒乃是這樣的為基督的愛所困迫,而向祂活著,並討祂的喜悅。 我們已經看過,受困迫乃是從各面被壓逼,而逼到一邊。我們受困迫時就受了限制,好像走在有牆的窄路上,被迫朝某一個方向前進。雖然我們愛主,但我們不是一直願意走祂的路。若不是祂用牆把我們圍在裡面,我們可能會逃離基督與召會。但是基督的愛困迫我們,從各面壓逼我們,把我們固定在一個目標上。我們沒有別的路。我們沒有別的路可走。事實上,這不是我們的揀選。我們若真能有所選擇,今天我們也許都不在這裡。不,這並不在於我們的揀選,乃是基督的愛困迫我們。 按照林後五章十四至十五節,基督的愛困迫我們,使我們向祂活著。十五節說,『並且祂替眾人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向自己活,乃向那替他們死而復活者活。』我們很難解釋向基督活是甚麼意思,卻很容易明白為基督而活的意義。今天在天主教和公會裡的人,為基督作了許多事。然而,我們可能為主作了甚麼,卻不是向主作的。 我們思想上下文就會看見,向主活就是過主耶穌所過的那種生活。四章給我們看見,使徒們經歷了耶穌的治死。我們經歷耶穌治死的時候,就能過耶穌所過的生活。這就是向主活。 向主活就是過釘十字架的生活。這樣的生活總是叫外面的人被治死。主耶穌曾過著這種生活,而今天過這種生活的人,就是向主活。這樣領會向主活,乃是根據四章所表達的觀念。 基督徒常常想要照著自己的觀念為主而活。我在前面一篇信息中舉例說過,這種情形就好比一些中國南方人強迫我喫他們為我作的饅頭;那種饅頭蒸得不透,又很難消化。我寧可喫白米飯,但是他們非要我喫那種饅頭。他們是為我作那種饅頭,卻不是向著我作的。照樣,我們也可能為主作了許多事,卻不是向著主作的。 主所要的不是我們為著祂很積極。祂要我們經歷耶穌的治死,好叫我們天然、活躍的人被了結。許多人很天然的為著主積極、進取,他們憑著天然的進取心為主作工。這樣就得罪了主,也叫我們受打岔,不能享受祂。因此,我們所需要的是被主的愛困迫,而單單向主活著。 我們若要向主活著,就必須否認我們外面的人。外面的人就是肉體。當我們向基督活,我們就不是憑我們外面的人,或我們的肉體而活。這意思是說,我們向基督活,需要我們憑裡面的人,憑我們重生的靈而活。 按著靈認人 五章十六節是接著十四和十五節的,保羅說,『所以我們從今以後,不按著肉體認人了;雖然按著肉體認過基督,如今卻不再這樣認祂了。』我們不按著肉體認人,就是不按著外面的人認他們。在正當的召會生活裡,帶領和服事的不能按著外面的人認人。但是在今天的基督徒當中,按著外面的人認信徒非常的普遍。譬如,他們會按著人的職業、地位、才幹、能力認人。相反的,我們在召會中應當按著裡面的人,按著靈認人。 十七節是十六節的延續:『因此,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舊事已過,看哪,都變成新的了。』甚麼是新造?新造是一個人得了重生有神的生命,不活在外面的人裡,而活在裡面的人裡。一個人活在外面的人裡,就是在肉體裡,在舊造裡。因此,他是老舊的。但是在裡面的人裡向主活的人,乃是在新造裡。 現在我們能明白這四件重要的事彼此間的關聯。討主喜悅的雄心與渴望得著復活的身體有關;向主活與有雄心討主喜悅有關。我們若不向主活,就不能討祂喜悅;我們若要使主喜樂,就必須向祂活。我們若要向主活,就必須治死我們天然的人。這樣,我們就能討祂喜悅。我們若有這一種生活,就必定是新造,是在靈裡、在裡面的人裡生活的人。因此,渴望身體改變形狀,與討主喜悅的雄心有關,討主喜悅的雄心與向主活有關,而向主活與成為新造有關。 (錄自「哥林多後書生命讀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