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北市召會第三十二會所青職區
關於部落格
  • 24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變化為著生命流中的建造

我們還需要注意新約裏一個非常重要的辭-變化。在羅馬十二章二節,這辭很正確的從希臘文繙過來,說到我們要藉著心思的更新而變化。同樣的希臘文也用於林後三章十八節:『變化成為…同樣的形像。』所以,希臘文『變化』一辭在新約中至少用過兩次,意思相當於新陳代謝的改變。變化不是僅僅外在的改變,乃是生機的改變,新陳代謝的改變。變化的意思是把某種物質的元素和形狀,改變成別種的元素和形狀。寶石就是藉著這種變化的過程產生的。這就是變化的意思。 許多基督徒不知道聖經論到變化這件事,因此本篇信息要專講這一點。在前幾篇信息中我們看過,神永遠的定旨乃是要藉著人彰顯祂自己,並施行祂的管治。為著達成這目的,神特別的創造了人,作為器皿以盛裝神自己作生命。因此,神創造人有人的靈,使人可以接觸神,接受神,保留神並吸收神進到他的全人裏。神這樣創造了人之後,就把人放在一個以生命樹為中心的園子裏。在生命樹旁有一道湧流著活水的河,在這條河流裏有金子、珍珠和紅瑪瑙。創世記二章就是擺出這樣一幅生動的圖畫。 這幅圖畫表徵甚麼?我們知道聖經用辭非常精簡,沒有一段、一句或一字是浪費的,字字都是神的呼出。因此我們必須了解,為甚麼神用差不多一整章來描述一個園子,一棵樹,一個人,一道河,並三種貴重的材料。這一切是甚麼意思? 整本聖經乃是神的啟示,這啟示的種子大都撒在創世記一章和二章。例如:神、人和生命,這些種子都撒在創世記一章,並發展貫串全本聖經。撒在創世記的種子,在聖經以下各卷長大,特別在新約-在書信產生莊稼,在啟示錄有了收成。撒在創世記一、二章的每樣事物,幾乎都在啟示錄成熟豐收。 基於這原則,我們要注意在創世記和啟示錄所看到的一些項目。在創世記二章,園子當中有生命樹,然後有一道河流過樹旁,產生金子、珍珠和紅瑪瑙。這一切的背景乃是個園子;園子表徵神所創造天然的東西。我們在園子裏能看到受造之物的生長。 當我們讀到啟示錄二十一、二十二章,我們沒有看到園子,卻看到一座城。城不是創造的,乃是建造的。在創世記二章有創造,在啟示錄二十一、二十二章有建造。在這座城裏也有生命樹。因此,聖經開始於生命,也結束於生命。此外,在城裏我們看見一道活水的河,流自神的寶座,這與園子裏的河一致。還有,在啟示錄我們也看到三類貴重的材料,但不是天然的狀態,乃是被建造成為一座由金子、珍珠和寶石所造成的城。所以在創世記裏所撒的種子,到啟示錄就成熟收割了。在創世記和啟示錄之間,可以看到種子的長大和莊稼的發展。這不是我們屬人的觀念,乃是聖經頭尾兩章所看到的神聖啟示。 在聖經的開頭,我們看到一個園子;在聖經的結束,我們看到一座城。在園子和城之間,需要經過漫長的過程,還必須完成許多工作。然而,撒在園子裏的種子,在城裏卻成了收穫。這種子包括生命樹、一道水河、和三種貴重的材料。在啟示錄收割的時期,這些材料不再是天然的狀態,乃是成為一座聯絡合式的建築。新耶路撒冷是一座金子、珍珠和寶石的建築。 我們若仔細讀啟示錄二十一、二十二章,會看到整座新耶路撒冷城是一座金山。牠不是一座泥土的大廈。這座金山也是一座金城。因此,金子是城建築的基地、場地。寶石是建造在新耶路撒冷的牆上,而這牆的每一個門是一顆大珍珠。新耶路撒冷的基地是金子,牆是寶石構成的,十二個門各是一顆珍珠。因此,這座城就是在園子裏所看到那些天然貴重的材料所構成的。那些貴重的材料,在創世記是散在園子裏;在啟示錄是建造成了一座城。 這不是我的解經。在創世記和啟示錄之間有哥林多前書。保羅在林前三章說,他好像一個工頭,立好了惟一的根基-耶穌基督,我們都必須謹慎怎樣在上面建造。我們用甚麼材料建造召會?保羅告訴我們要用金、銀和寶石建造。(稍後我們會知道,為甚麼他用銀頂替珍珠。)藉此我們看見,不但新耶路撒冷是用金、珍珠和寶石建造,連今世的召會也必須用金、銀和寶石建造,不能用木、草、禾楷建造。以後我們要看到,金與木相對,銀與草相對,寶石與禾楷相對。 當我年輕的時候,我看見了這點,感到很興奮。我看見在創世記二章有一個園子,裏面有貴重的材料;在啟示錄有一座城,是用同樣的材料建造的;同時我看見在創世記與啟示錄之間,召會是用金、銀和寶石建造的。我看見召會是所有蒙救贖之人的組成,這組成是個建築。誰是金、銀、寶石?你和我。我們這些神所救贖的人就是祂屬靈建築的材料。 神在舊約時代有一班百姓,就是以色列民。他們中間最特出的人是大祭司,他在神面前作他們的代表。每當大祭司代替百姓進到神面前,他必須穿上兩條肩帶和一個胸牌。在肩帶上有兩大塊紅瑪瑙,上面刻著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在胸牌上是精金鑲嵌的美麗金槽,槽裏安放十二塊寶石,排成四行,每行三塊寶石。這胸牌上的十二塊寶石,與新耶路撒冷裏『十二』的數目一致。無論是在城裏,或在胸牌上,十二這數目都是由四乘三所組成。例如:胸牌有四行,每行有三塊寶石;城有四邊,每邊三個門。胸牌上和城裏都有十二這個總數。因此,大祭司胸牌上寶石的數目,就是新耶路撒泠的數目。此外,在這十二塊寶石上刻著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在啟示錄二十一章,我們看到這十二支派的名字是在城的十二個門上。這是非常有意義的。 讓我們看看這是甚麼意思。在新約有用金、銀、寶石建造的召會;在舊約有用金和寶石組成為一個整體的神的百姓。在神眼中,大祭司的胸牌是未來新耶路撒冷之小影的一部分。同樣,用金、銀、寶石建造的召會,也是新耶路撒冷小影的一部分。在舊約有以色列十二支派,在新約有召會連同十二使徒。因此,以色列加上召會等於新耶路撒冷。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是在新耶路撒冷的十二個門上,召會十二使徒的名字是在這城的十二根基上。這個建築包括了整本聖經,開始於創世記的一個園子,結束於啟示錄的一座城。在園子與城之間有兩班人-以色列和召會。以色列和召會都有十二個名字。至終,他們都變化成為金、銀或珍珠、寶石。所以,園子、城和這兩班人,都與三類貴重的材料有關。 在聖經裏,園子與城之間,不僅有以色列和召會這兩班人,由金子和寶石所代表,被建造在一起成為神的居所;並且有生命與河給他們享受。詩篇三十六篇八至九節告訴我們,以色列人享受生命的源頭並神樂河的水。約翰六、七兩章指出,召會裏的人享受生命的糧和活水的江河。因此,在聖經中不僅繼續說到貴重的材料,也繼續說到首尾所題過的生命與河。 為甚麼在創世記二章和啟示錄二十一章看到珍珠,而在林前三章看到銀?在林前三章有銀,因為銀在豫表上代表救贖,救贖的意義是對付罪。若是從來沒有罪,就不需要救贖。在創世記二章的園子那裏沒有罪,在啟示錄二十一章的新耶路撤冷那裏罪被驅除,直到永遠。罪在創世記三章進來,而在啟示錄二十章完全被除去。因此,在創世記二章或啟示錄二十一章都看不到罪。所以,在這種情形下就不需要救贖─銀。在那裏所需要的不是為著救贖的銀,乃是為著重生的珍珠。救贖是要除去罪;重生是要帶進神聖的生命。在創世記二章與啟示錄二十一章之間有銀代表救贖,這是由於罪這大難題,使救贖成為必要的。我們在今世需要銀。 以這些為背景,我們現在來看變化這主題。我們看過神有一個目的,為著達成這目的,祂創造人作器皿,使人有人的靈來盛裝祂。主耶穌告訴撒瑪利亞婦人說,神是靈,那敬拜祂的必須在靈裏敬拜。(約四24。)我們若要敬拜神,就必須用正確的器官。比方,我們喝水不能用耳朵,乃是用口。神是活水,我們若要喝祂作我們的活水,就必須運用我們的靈。當我們運用我們的靈接觸神這靈,就實際的喝到這位是活水的神。(約四24,14。)因此,神創造人有靈,以接觸並敬拜祂。 神是生命。神自己是生命樹。當祂在肉體裏來時,祂啟示自己是生命並生命的供應。基督是生命的糧。(約六35。)我們無論喫了甚麼食物,都會將食物吸收到裏面,這是十分有意義、十分重要的。神是以食物的形態作我們的生命,我們需要藉著喫來接受祂。一旦神進入我們裏面,祂就在我們裏面成為生命的流。為著正確的喫,我們需要食物和飲料。約翰六章說到生命的糧給我們喫;約翰七章說到活水給我們喝。我們若有食物而沒有水,就難以下嚥。我們怎能沒有水而消化並吸收食物?我們需要生命的流。在創世記二章有生命樹作我們的食物,並有湧流的河作我們的飲料。先是食物,接著是飲料。當我們接受主作食物,我們也要得著祂作水,湧流在我們裏面。 1 使人有神聖的性情-金 在第十一篇信息,我們看見這活水的流產生三種材料。第一種是金子,表徵神的神聖性情。所有聖經的學者都同意,在豫表上金子表徵神聖的性情。金子本身不是變化過的物質,乃是一種元素。珍珠和寶石不像金子,乃是變化過的物質,因為已經從一種形態改變成另一種形態。金子是創造出來的元素,絕不會變化或改變。這是非常有意義的。時間一久,鐵或鋼會改變,金子卻仍然一樣。金子是一種最強、最穩定不變的元素。因此金子很寶貝、貴重且有價值。所以在豫表上,神用金子表徵祂神聖的性情。這神聖的性情已經帶到我們裏面,這金子的元素已經加給我們了。(彼後一4,林前三12,啟二一18,21。) 每當你花一段時間敬拜神或向祂禱告,你會感覺你自己是金的。你會感到你發光、寶貴又有分量。金子是有分量的。在你這樣禱告之前,你是輕的、鬆的;然而,禱告兩小時以後,你裏面就有一種成分是寶貴、發光又有分量的。難道你沒有這經歷?當你向父神禱告,或呼喊主耶穌的名,神聖的生命就在你裏面湧流,產生出金子。 在這點上,我要對姊妹們說到購物的事。假設你們姊妹們禱告了兩個小時,禱告之後你感覺自己寶貴、有分量。然後你漫不經心的去百貨公司購物,不在意裏面的金子。你若這樣鬆散的購物,你會感覺裏面的金子不在了,消失了。雖然牠還在你裏面,但是就你的感覺來說,牠已經消失了。相反的,假設你在禱告兩小時之後,打算上街購物,而裏面神聖金子的感覺不同意。你若說,『阿們!主,我不去。』你就感覺裏面的金子加重了。我們若一直行在靈裏,就會感覺裏面的金子在不斷的增加。神聖的性情要在我們裏面增加。 你裏面有多少『金子』?有些人或許承認他們只有一點。我們若肯多禱告並活在靈中,裏面的金子必會逐日增加。神聖生命的水流要把神聖的性情更多的加給我們。雖然我們是泥土造的,但神的心意是要藉著祂生命的流,把祂的金子分賜到我們裏面。變化的過程就這樣開始了。 變化需要一種新的元素加到原來的元素裏。假設我是個臉色蒼白的人,你用化粧品使我的臉色變紅,那是外表的美容,不是裏面的變化。我若要有真實的改變,就必須有新的元素加到我裏面來。怎樣能加進來?藉著我的喫。我若天天喫健康的食物,就會產生內在的變化,就是生命內在新陳代謝的改變。當新陳代謝的改變發生時,就加進新的元素,並排除舊的元素。這就是變化。 2 使人重生-珍珠 珍珠表徵甚麼?雖然在哥林多前書,因著救贖的需要,用銀頂替珍珠,但神原初的意思乃是珍珠。我年輕時,不知道珍珠在聖經裏意味著甚麼。但經過對主許多的經歷之後,現在我們明白珍珠的意義了。 想想看珍珠是怎樣形成的。生活在海裏的蚌被砂粒弄傷,蚌就分泌生命的汁液包圍砂粒,直到砂粒變成一顆珍珠。基督是生活在這世界海洋中的蚌。我們是傷害祂的砂粒,傷害祂之後,還留在祂的傷處。祂的生命分泌出生命的素質,一層層的把我們包起來。至終,我們被這生命的分泌物完全包住,就成了一顆珍珠。(太十三46。)這就是重生的經歷。我們原來是小砂粒,然而,當基督生命的汁液包圍我們全人,我們就成了珍珠。新耶路撒冷的每個門,都是一顆表徵神國度入口的珍珠。(啟二一21。)主耶穌說,我們若不重生,就不能進神的國。(約三5,參多三5。)我們都已經重生,能進入神的國。不僅如此,因著成為珍珠,我們甚至成了入口。 我們從珍珠門進入新耶路撒冷之後,就走在精金的街道上。(啟二一21。)這就是說,我們照著神聖的性情而行,這神聖的性情就成了我們的道路。重生是我們的入口,神聖的性情是我們的道路。不要去問別人你該怎麼辦,主耶穌就是你的道路。(約十四6。)你只需要照著這精金的街道,就是你裏面神聖的性情而行。弟兄們,你們理髮是不是照著神聖的性情?姊妹們,你們購物是不是照著神聖的性情?我十分確信這條精金的道路絕不會通往電影院。當你走向電影院的時侯,你會發現自己是在泥土路上。我們都需要走在精金的路上。走在精金的街道上,就是一直接觸神的神聖性情。 3 使人變化成為基督的形像-寶石 雖然我們可能有珍珠門和精金街道,但我們還沒有一道牆建造起來,彰顯神的形像。新耶路撒冷的牆不僅是一道立起來的界線,把聖別的與凡俗的隔開,也是一個建築,彰顯神的形像。在啟示錄四章二至三節,坐在寶座上的神顯出來的樣子好像碧玉。新耶路撒冷的牆和牆的第一根基,都是用碧玉建造的,(啟二一18~19,)也同樣有神顯出來的樣子。雖然我們已經經過珍珠門,並且走在精金道上,我還盼望看到我們周圍有一道牆建造起來,把一切屬神的事物包括在內,把一切屬世的事物排除在外,並且彰顯神的形像。這道牆是藉著變化建造起來的。(林後三18,羅十二2上,林前三12上。)城牆的材料全是變化過的寶石。(啟二一11,18上,19~20。)只有變化過的人纔能建造在一起。 寶石是從那裏來的?寶石乃是變化過的東西。一切的寶石本來都是別的物質。但藉著高壓和高溫,使牠們變成了寶石。金鋼石(出二八18)是碳經過高溫和高壓而形成的。在極大的壓力和高溫下,碳變成了金鋼石。這些是寶石變化的原則。哦,我們需要燒,我們需要活水的流,我們需要壓力! 在進入珍珠門,走在精金道上之後,你可能以為,你在每一面都與主是對的了。就著門和街來說,你與主是對的。當你走在精金道上,你可能與主沒有問題,但別的難處卻發生了。例如,年輕的弟兄可能盼望娶到一位非常好的姊妹,姊妹也盼望嫁給一位優秀的弟兄。然而,結過婚的人能作見證,婚姻一面是享受,一面也造成痛苦。每個丈夫都是妻子痛苦的來源,而每個妻子也是丈夫痛苦的來源。你雖然可以給你的配偶一些享受,但你也給對方一些痛苦。我們盡全力要使我們的配偶快樂,然而,我們也無可避免的使對方受苦。雖然婚姻造成痛苫,但我們不能沒有婚姻。我們的婚姻不在自己手裏,乃是主宰一切的主照著祂的經綸所安排的。除了婚姻所造成的痛苦之外,我們還有許多別的痛苦。在精金的道上,沿途有許多痛楚和刺人的荊棘。 在你的廚房裏有許多用具,其中有帶著烤箱的爐子。沒有爐子和烤箱,很難烹調得恰到好處。就一面意義說,召會是個園子;就另一面意義說,召會也是飯廳和廚房。沒有廚房,飯廳是空的。召會這廚房有一個大爐子,裏面有許多隔間。在那個爐子裏,我們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地方。我從自己的經歷能見證,我們在召會裏,為著變化的緣故真是被焚燒。帶頭的弟兄時常彼此燒來燒去。丈夫燒妻子,妻子燒丈夫。實際上這乃是神的焚燒,為叫我們變化。 我們是受造的瓦器。雖然這些器皿有用,但他們的原料是泥土,配不上新耶路撒冷。在新耶路撒冷沒有磚頭,只有變化過的石頭。我們在變化成寶石之前,需要大量的壓力、焚燒和生命的湧流。我們經歷越多的壓力、焚燒和湧流,就變得越貴重。 4 為著神贖民的建造 保羅警戒我們要用正確的方法建造召會。在基督徒中間的工作,大多不是用金、銀或珍珠、寶石,乃是用木、草、禾楷。在豫表上,金表徵神聖的性情,木代表我們人的性情。因此,木與金相對。我們特別在犯錯的時候,喜歡說我們都是人。但我們不能把人性當作藉口。我們的人性必須是復活的人性,因為天然的人性不適合神召會的建造。召會的建造需要變化過的人性,不是木頭的人性。 草與銀相對。聖經告訴我們,一切的肉體都是草。(賽四十6,彼前一24。)草豫表變成肉體的人。草不像木那樣結實,乃是軟弱且脆弱的。因此,草代表人墮落的性情。 保羅在林前三章十二節所說的最後一項是禾楷。禾楷是作物打下榖粒後所留下的稈或莖。禾楷是出於地的,與寶石這變化過的物質相對。林前三章十二節呈現一個鮮明的對比。木是沒有果實的樹;禾楷是沒有穀粒的作物。我們不該是木或禾楷,這些乃是要被燒掉的物質,對神召會的建造毫無用處。 為著主的建造,我們需要神聖的金子、重生的珍珠、並變化過的寶石。我們越有這幾樣,就越容易自然的建造在一起。我們若經歷金子、珍珠和寶石,我們就不僅是貴重的材料,並且是聯絡合式的建造,形成神在我們靈裏的居所。(弗二22。)因此,變化乃是為著神的建造。我們需要就這些事禱告並交通,使主能帶我們進入變化的實際,來為著祂的建造。 (錄自「創世記生命讀經第十二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