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北市召會第三十二會所青職區
關於部落格
  • 24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活的靈

不是問「作什麼」,乃是問「什麼作」 基督徒生活的中心,不是作什麼才對,乃是誰來作才是。不是該作什麼,乃是誰來作;是我們的魂來作,還是靈來作?是我們在魂裏面作,還是神在靈裏面作?我們基督徒的生活不是問「作什麼」,乃是問「什麼作」;是我們的魂作呢,還是我們的靈作?每一個基督徒,只要他願意學習活在主面前,他總會常常禱告說,「主阿,我作什麼才是對的?我作什麼才是你喜悅的?」豈不知這樣的禱告不合屬靈的實際,因為關鍵不在我們作什麼,乃在我們所作的事上,有沒有神。是神帶著我們作,還是我們自己作?是我們調在神裏面作,還是我們單獨去作?是我們從魂裏作出來的,還是從靈裏作的?若是我們從魂裏作出來的,那是我們單獨作的;若是我們從靈裏作出來的,就是我們調和著神作的。 比方,有個地方請你去聚會,你當跪在主面前,說,「主阿,你去不去?」請注意,不是問說,「主阿,你要不要我去,我該不該去?」而是說,「主阿,你去,我就跟你去;如果你去,你就穿著我去。」這意思是,假設西裝會說話,在你去聚會之前,它繞著你問說,「你去聚會麼?」你說,「是的,我去。」這西裝就說,「你穿著我去罷。」於是你穿上了這套西裝,你動一動,它也動一動;你站起來,它也站起來;你彎下腰,它也彎下腰;它乃是和你調在一起,你是穿著它行動的。所以,無論我們到任何地方,作任何事,若是我們裏面沒有把握,是主在我們裏面穿著我們去,穿著我們作,我們就當知道,這不是我們該去的,也不是我們該作的。不要問主我們該作什麼,乃要問主,他作不作。 基督徒生活的轉機 在教會生活中,我們會發現,有些人逢會必聚,逢會必禱,每禱必長;但奇妙的是,一年過一年,他們沒有多少屬靈的長進,沒有多少屬靈的轉機。這是因為他們在生活中,仍是以自己為中心,沒有注意靈裏的感覺;仍是他們自己在作,沒有讓靈來作。這必須成為我們的警惕。我們每次去聚會之先,都當問問主說,「主阿,你去聚會麼?你帶著我去聚會麼?主,是你穿著我去聚會麼?若是,我就同著你去。」到了聚會的時候,不要考慮我們該不該禱告,或該怎樣禱告,而是要安靜的問主說,「主阿,你要禱告麼?你穿著我禱告麼?若是這樣,我同著你禱告。」這樣,表面看來是我們禱告,實在是我們配合主而禱告。 不只禱告是如此,我們整個生活都該如此。比方愛弟兄,我們不該問說,我們該不該愛這位弟兄,乃該問說,「主阿,你要不要愛這弟兄?你要穿著我愛他麼?你要帶著我愛他麼?」我們必須一直抓牢一個原則,不是問「作什麼」,乃是問「什麼作」;是我們單獨作,還是主穿著我們作;是我們從魂裏面作出來,還是從靈裏作出來。一直帶人注意該作什麼,不該作什麼,乃是錯誤的教導。我們經常要問的該是:「主阿,這件事雖然對,但是主阿,是你作麼?是你穿著我作麼?是你帶著我作麼?主阿,我作的時候是你在我裏面麼?是你帶著我作麼?」倘若如此,我們基督徒的生活,將會有一個大的轉機。 不是行善作惡,乃是在靈裏作 羅馬七、八章是兩章不同的聖經,這兩章所注意的完全不同,其中心也自然不同。七章的中心是「我」願意作,「我」願意行善,「我」不願意作惡;所談論的是關乎善惡的事,所注意的是「我」怎樣作是善,「我」怎樣作是惡;這是羅馬七章。到了八章,完全沒有善惡的問題。八章只有靈,只有生命。八章裏沒有說,「我」行善,乃是說,我不在肉體裏活著,而在靈裏面活。八章不是說行善、作惡;乃是說,是肉體作的呢,還是靈作的? 這就給我們看見,羅馬八章和七章迥然不同。七章是或善或惡,是作什麼的問題;八章是肉體還是靈,是誰作的問題。七章重在作什麼,是行善呢,或者是作惡;八章重在是誰來作,是肉體作呢,還是靈來作。千萬不要說只有惡不對,在神眼裏即使是善也不對,必須是靈作的才對。 比方,有位姊妹一早起來,孩子就不聽話,鬧得她很生氣,這時,她是禱告對呢,還是生氣對,到底她該作什麼呢?當然,我們都會回答說,應該禱告,禱告才對,生氣不對。那麼請問,問題到此是否已經結束,已經夠了?我們的姊妹不生氣了,她跪下去禱告,這夠了麼?她跪下去禱告,的確是感謝讚美主,她應該生氣,但她沒有生氣,她禱告去了,真是好。恐怕連我們都要替她作見證,說她如何如何好,因為在這裏我們看見一個好光景,那位姊妹本該生氣,但她在那裏問主:「我是生氣呢,還是禱告?」結果她禱告,所以我們就稱讚她。然而,請記得,事情不能只停在這裏,我們要繼續問這位姊妹,她跪下去禱告時,是她禱告呢,還是主禱告?是她在那裏忍耐、壓抑自己而禱告呢,還是主在那裏帶著她禱告?這是截然不同,也是相當嚴肅的。 活在主裏面,調在主靈裏 許多時候,當我們跪在那裏禱告時,是我們自己禱告,主並沒有和我們一同禱告。那位姊妹一早跪下去,禱告說,「主阿,你看這孩子不聽話,我實在應該打他,但我沒有打他,我來禱告你,將這事告訴你。」在她這樣說的時候,她裏面還有個聲音說,「主阿,你看這孩子不聽話。」她是在向主告狀,告孩子不聽話的狀;但在她深處,在她裏面,另有一個聲音,也在告她的狀,說,「你也不聽話。」她繼續說,「主阿,我已經說了這孩子三遍、四遍,他都不聽。」主在她裏面也說,「你還不是一樣,三遍、四遍了,都不聽話。」所以,這樣的禱告,乃是那個姊妹自己在禱告,不是主在裏面穿著她禱告,不是她調著主一同禱告。 那麼,怎樣的禱告才是主在裏面的禱告?許多時候就像那位姊妹一樣,我們禱告時,乃是我們的思想、情感、意志,也就是我們魂的活動在禱告。我們是在自己的定意、思想、情感和愛好裏禱告。然而就在這裏,就在這時,神的靈,就是主自己,會在我們靈裏,給我們感覺,讓我們知道孩子不聽話,就是提醒我們,我們在主面前也是不聽話。我們原先是在主面前,為孩子禱告,但慢慢的,我們會把自己的光景帶到主面前,先為自己禱告。 在此我們看見有兩層,表面一層好像是為孩子禱告,這是我們魂的動作;但裏面一層,就是靈裏有感覺,覺得自己的光景不行,需要為自己禱告。這時如果我們不顧靈的感覺,單單照著魂的活動禱告:「主阿,這孩子不聽話。」主在裏面不會隨著我們禱告,反而會在裏面定罪、光照我們。如果我們學過屬靈的功課,馬上停下來,轉回靈裏,跟隨靈裏的感覺,同著主說話,隨著主行動,我們就會開口說,「主阿,我已經好久沒有聽你的話,我是個悖逆的人,你對我說了三、四遍,我還是不聽;主,赦免我。」到這時候,我們是從魂裏禱告,還是從靈裏禱告?是從靈裏禱告。是我們禱告,還是主禱告?是主穿著我們禱告,是主配著我們禱告,也是我們配著主禱告。 如果我們不是這樣來禱告,我們就會把魂裏的愛好、定規、主意都禱告出來。有時禱告到一個地步,我們也許會哭起來:「主阿,這孩子我實在沒有辦法。」奇妙的事就在這裏,這時,我們深處會另有一個感覺,叫我們覺得自己實在是個沒有辦法的人。所以,我們要看見禱告有兩層,我們可能在外面一層禱告,也可能在裏面一層禱告。不要僅僅問說,生氣對,還是禱告對?要知道這是不夠的,必須要更進一步問,是我們禱告,還是主穿著我們禱告?是我們的魂禱告,還是我們的靈禱告? 因此,基督徒的生活不僅要問作什麼,更要問是什麼作?是誰來作?是肉體作,還是靈作?是憑著魂作,還是憑著靈作?是我自己作,還是主穿著我作?基督徒的生活,不是一個在主之外,憑自己單獨的拒惡行善,那是外邦人、好人的生活;基督徒的生活,乃是活在主裏面,調在主靈裏的生活。這固然也拒惡行善,但這個拒惡行善,不是靠自己單獨作出來的,乃是調在主裏面,和主一同作出來的;是主穿著他來作,是主調著他作的。這時,他的生活不僅是良善的生活,更是神人調和的生活;是神調在人裏,人調在神裏,二者調在一起的生活。這一個就是基督徒的生活。 所以,基督徒的生活,不僅要問作什麼才對,還得問是誰來作才對。惟有在調和的靈裏,神調在人裏面,人調在神裏面,在這樣一個生活的靈裏,才有正確的基督徒生活和事奉。 (錄自「屬靈的實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