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北市召會第三十二會所青職區
關於部落格
  • 24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基督徒的聚會,乃是說話的故事

六十年前,我們在中國被主興起來時,都是一班青年人。今天,我們很喜樂,因為看見召會中有許多同樣的青年人;這叫我們很得鼓勵。因為即使在世界裏,任何一行,若是沒有後起之輩,這一行就沒有前途。一個家庭的興衰,也是如此,都在於他們的後代。無論這一家的老一輩,祖父、父親等多麼能幹,多麼能作,一旦斷了後,沒有人接續,就不會有甚麼前途。 一面,我們感謝主,在召會中有許多年長的聖徒,若是沒有他們,召會就不會有後代;所以我們不能忘本。然而,更好的是召會有許多年輕人。另一面,因著看見這些年輕人,我就覺得自己好像是個球隊的教練,帶著這些年輕人學打球。我們基督徒就是個球隊,我們的聚會就是一場球賽,即便不『賽』球,也是在『練』球。我們的球就是話;我們的聚會就是在打球,說話就是我們的打球。 我們都知道球要打得好,就要打得精準;同樣的,在聚會中要說話,就要把話說得清楚。已過我們來聚會,都沒有帶『球』來,眾人都是兩手空空的,只是來作禮拜。然而,『作』不是『說』,『禮拜』也不是『話』;作禮拜並不是說話申言。我們基督徒的聚會不是作禮拜;我們基督徒的聚會乃是說話申言。傳統的基督教被撒但欺騙,被撒但利用,把我們的傳家之寶,就是這本聖經,神的說話,完全遺棄了。我們必須恢復這一個,看見基督徒的聚會,乃是說話的故事。基督徒聚在一起,就該有說話的故事。 壹 我們不是敬拜啞吧偶像,乃是在神的名裏說話 基督徒的聚會,不是敬拜啞吧偶像。(林前十二2。)基督徒的聚會若是作禮拜,那就是敬拜啞吧偶像。我不到二十歲就蒙恩得救,從世界的系統裏被拯救出來,開始愛主,勤讀聖經。至今過了半個多世紀,可以說,這本聖經我已經研讀得相當透徹。因著讀經,我也深入研讀召會歷史、歷代名人傳記、正統教訓等。從其中我們看見撒但的詭計,尤其是在中古世紀,歐洲的建築藝術,全然著重在蓋造禮拜堂。這些歐式的禮拜堂,或古時傳下來的禮拜堂,在外觀上幾乎都是陡峭的,玻璃是彩色的,裏頭是昏暗的。其用處乃在於抓住人的心理,讓人一進去就起敬生畏,不敢作聲,只能好好找個位子坐下,開始作禮拜。這一作禮拜,就是在那裏敬拜啞吧偶像。 當初歐洲那種建築的藝術,都是有研究的,完全為了適合人作禮拜的心理。這就給我們看見,這是出於魔鬼所作的。魔鬼的活動和許多建築物,都非常有牽連。好比人進到中國廟宇裏,不只裏面的那一套叫人害怕,就是走進去,也都會令人感覺陰森。仇敵的詭計就在此,要把基督教弄得完全像廟宇一般,作成一人講眾人聽的啞吧禮拜。 盼望我們都看見光,看見主所要的是甚麼,撒但的詭計是甚麼,以及召會的墮落又是甚麼。基督教已經落到一個可憐的光景,沒有主的地位,也不讓主說話;無論是大、小教堂,都弄得叫人在那裏定規閉口無言。因此到末了,信徒不僅不會講道,甚至連禱告都不會,也不敢。這就證明撒但的詭計,實在是要抹煞神兒女的功用,到一個地步,基督的身體根本無法存在。我們都知道,身體的存在,是靠著眾肢體一同盡功用;若是我們這人身上的四肢五體不盡功用,我們的身體如何存在。 我們需要主的憐憫,讓這個光在我們中間越照越明,使我們看見我們的聚會不是作禮拜,我們不敬拜啞吧偶像。保羅寫林前十二至十四章時,其中十三章講到愛,乃是一段插進來的話。前後兩章,十二、十四章纔是重點,給我們看見,聚會不是作禮拜,聚會乃是說話的故事,是眾人都說話,都打這個『球』。保羅在十二章說到,那靈在人身上的表顯,一共題到九項;這並不是說只有九項,這九項乃是個例證。他說聖靈顯在我們身上,頭兩項極重要的表現,第一是智慧的言語,第二是知識的言語。(8。)因此,我們所要打的這個『球』,是智慧球,也是知識球。我們平常打球很簡單,但召會所要打的這個球不簡單,是智慧球,也是知識球。 在基督徒的聚會中,若是沒有說話,就等於打球沒有球。有些人就說,不是他們不說話,乃是不知道該說甚麼。我們到各處召會訪問,也得到一個共同的印象,就是各處召會的聚會,都缺少話,都沒有話可說。即使唱詩,唱來唱去也都是那幾首,好像再多就沒有了。禱告也一樣,都能推算出誰會禱告,反正就是那五、六個;好像他們是禱告團,是作代表的,等他們幾位禱告完,差不多就散會了。其餘所有的人,都不過是配角。 多年前,我們中間好些同工,都感覺作同工真難,一年五十二週,除了每主日要講一篇道外,週中還得再講一篇。豫備一篇講臺信息並不容易,也很辛苦。主日上午講完,稍微鬆了一口氣,很快就到了週三,又得再想想週四要講甚麼?等週四講完,又鬆了一口氣,但週五過後,週六就到了,主日信息立刻迫在眼前。這樣週而復始,同工們都覺得為難,因為沒有話講,沒有球打;這是當時很普遍的情形。 已過倪弟兄帶領我們時,很清楚的說到,工作不要一個人包辦,要和弟兄們配搭著來作。他要我們好好守住這個原則,我們也都照著他的教導,學習不一人包辦,大家配搭著來作。然而,大家作又等於大家都不作。好比一個聚會,四位負責弟兄一同坐在那裏,你看我,我看你,看到末了實在過不去了,就選一首詩歌大家唱。這些光景都說出,我們沒有『球』打。 因這緣故,我下定決心,從一九七四年起,根據聖經,將主話語裏神聖啟示的豐富釋放出來;這樣,我們就有『球』可打。至今,各地的『球』竟然多到不知如何選用。看看這個,好像不錯;看看那個,也都很好。就如人到了百貨公司,因著物品太多,看得眼花撩亂,反而不知買甚麼好。所以,百貨公司的售貨員,通常都受過專業訓練,懂得如何有選擇的把東西介紹給人。可能只介紹一件,可能介紹五件或十件,但總歸不會統統拿出來介紹給人。 同樣的,今天我們的『球』都在這裏,僅僅二十七卷的新約生命讀經,就有一千二百多個題目,以頁數算,也有一萬多頁。其中可用的豐富,可打的『球』,實在難以計數,叫人真是不知如何選擇。因此,今天的難處不是沒有球,而是不會選球,也不會打球。有時,眾人把一大堆『球』都抱到聚會中,有的打這個方向,有的打那個方向。打到末了,亂成一團。因此,難處是不僅球太多,不會選球,並且選出來的也不一定合用,就是合用也不一定會打。這就是為難的地方。 因此,人裏面就有聲音說,『還是回去作禮拜罷!這樣作是很喫力的,還是回去一人講眾人聽罷。』就這樣,人選擇了容易的路,回頭去訓練傳道人,然後安排他們講道,也算是作主的工了。然而若是這樣,主還有甚麼出路?主的話還能擴展且得勝麼?主沒有出路,也不會有開展。我們看看各基督教團體,在各處都有很長的歷史,卻沒有多少擴增,也沒有讓主有多少出路。 我們何等盼望,我們每一個人手上都有球,也都會打球,並且大家都打一樣的球。這是我們的目標,這也是聖經所教導我們的。保羅在林前十二章說,我們不是敬拜啞吧偶像,乃是要在神的靈裏說話。(2~3。)我們來聚會,就要在神的靈裏;因為我們一在神的靈裏,就不能、也不會是啞吧。我們一說話,就在神的靈裏了。 年輕人不敢在聚會中說話的難處,第一是害羞,覺得自己是晚輩,所以怯場、害怕,等著年長的先開口。這樣一來,不啞吧也成了啞吧,作起禮拜,就沒有靈了。久而久之,也成了習慣。這是不該有的情形。年輕人一到聚會中,就當主動用靈說,『阿利路亞,讚美主!』然後釋放靈,禱告說,『哦,主耶穌,我們愛你。』這樣一開口,氣就通了,靈就出來了。 在宇宙間,神在創造、救贖的事上,都有其一定的律。千萬不要以為,呼喊『哦,主耶穌』是件容易的事。若是要求一個還沒有得救的人,說,『哦,主耶穌。』那是太難了。即使你掐著他的脖子勉強他,他也不一定能說得出來,因為撒但在那裏。我們對人講孔夫子,講王陽明,人會覺得很光榮,很被抬舉,但一講到主耶穌,他們就反對,就覺得好像很羞恥。這是因為魔鬼撒但仍在這裏,他遍地遊行;所以,福音乃是個爭戰。 我們能很自然的呼喊說,『哦,主耶穌。』乃是個強有力的證明,證明我們得救了;我們脫離了撒但的權勢,我們是在靈裏了。基督徒說,『哦,主耶穌。』說得越多越好。詩歌一百六十九首說到:『耶穌,…將你聖名,日念千遍不住。』作詩的人說日念主的名千遍,其實千遍也不彀。就如人每天的呼吸數,是很難數得過來的。我們乃是一直在呼吸,不住的呼吸。保羅要哥林多人聚會時,不敬拜啞吧偶像,乃要在聖靈裏說話。『在神的靈裏說話的,沒有人說,受咒詛的,耶穌!若不是在聖靈裏,也沒有人能說,主,耶穌!』(林前十二3。) 我們聚會不是敬拜偶像,所以我們不該作啞吧;我們乃是呼吸一位活的主,所以我們都該為主說話。詩歌六百二十四首說到『展覽基督』,這雖然好,卻可能是啞吧展覽;然而若是『述說基督』,就必定不是啞吧。把『展覽』改成『述說』,是非常的好。我們在聚會中,不僅是展覽基督,更是述說基督。 我們天然的觀念,總覺得自己的見證太平常,經歷太低淺,何必說出來,何必見證給人聽。然而我們要看見,聚會中為主說話,不是我們作不作見證的問題,乃是我們呼不呼吸的問題。比方我雖是個年長的人,但我進到聚會中,滿有靈的說,『阿利路亞!我得救了。當我還是個學生時,有一天主耶穌遇見我,我就不要世界了;主抓住了我。』這樣的見證又活又新鮮。所以,不要以為老見證沒有用,老見證照樣可以變作新見證,這在乎我們的靈活不活。只要我們的靈活,在聚會中即使只是說幾句話,眾人也都會感覺新鮮,都會得著供應。因此,基督徒的聚會乃是一個說話的故事。 貳 那靈在信徒身上的表顯,首要的兩項,乃是智慧的言語和知識的言語 那靈在信徒身上的表顯,頭兩項最重要的,就是智慧的言語和知識的言語。從事靈恩運動的人,常喜歡抓住哥林多前書不放;但他們沒有看見,哥林多前書雖然講靈恩,卻是把靈恩講得沒有一點價值。靈恩運動的人把靈恩抬到最高點,哥林多前書卻給我們看見,九項那靈的表顯中,最重要的兩項,乃是智慧的言語和知識的言語,末兩項纔是說方言與繙方言。(8,10。) 聖經清楚給我們看見,那靈在聖徒身上的表顯,頭兩件就是智慧的言語和知識的言語。這是靈恩運動的人絕對沒有的;他們既沒有智慧的言語,也沒有知識的言語。然而在我們的聚會裏,滿了智慧的言語和知識的言語。我到美國開工後,僅僅二、三年的時間,就釋放出幾百篇的信息,每一篇都是智慧的言語,也都是知識的言語。今天從事靈恩運動的人,不住的在那裏說方言、繙方言。保羅時代的說方言,繙方言是真的;但今天所謂的說方言、繙方言多是假的,其實不過是他們的舌音(the sound of the tongue)。新約裏說的方言,乃是一種人能明白的話語;若不是人能明白的,保羅就不必說繙方言了。說方言必須有繙方言的,若所說的不能繙譯,那就不是聖經裏的說方言。 根據研究發現,說方言的多是中年女子,而繙譯的多半是男子;所繙的內容也都差不多,都是『我的民,時日不多了,我就要來了,要儆醒禱告,福音傳遍天下』等等。並且在語言上,雖然有英文、中文的不同,但腔調都一樣,辭句也差不多。以後美國研究發現,原來在美國有一州,有一所先知學校,是專門教人這一套的。 在新約裏,保羅乃是鼓勵我們每一個人都申言說話。(十四31。)不是說那種所謂的方言,乃是說智慧的話和知識的話。林前十二章八節說,『這人藉著那靈得了智慧的言語,那人也照同一位靈得了知識的言語。』新約聖經恢復本在這裏,有一個註解說,『照本書的全文看,智慧的言語,是關於基督是神深奧之事的話,神已豫定這位基督作我們的分。(一24,30,二6~10。)知識的言語,是分授關於神和主一般知識的話。(八1~7。)智慧的言語,主要的是出於我們的靈,並藉著啟示的;知識的言語,主要的是出於我們的悟性,並藉著教導的。前者要比後者深。不過,這二者(不是說方言,也不是其他神奇的恩賜,)都被列為首要的恩賜,和那靈最高的表顯。因為這二者都是造就聖徒,建造召會,以執行神的運行,最有益的職事或服事。』(註1。) 這實在給我們看見,我們的聚會乃是說話的故事;主要是說兩種話:一種是智慧的話,一種是知識的話。這兩種話,都需要我們下工夫。智慧的話是關乎基督那深奧的事知識的話是關乎神、關乎基督一般的常識。這需要我們在神的話語上,多下工夫,多用一些時間研究、學習、參考、認識。而後,聖靈會在我們靈裏,給我們啟示,我們就有智慧的話;或者聖靈會在我們心思裏,給我們教導,我們就有知識的話。我們在聚會中所說的話、所打的球,就是這兩種,一種是智慧的話,一種是知識的話。 參 信徒聚會的內容,乃是詩歌、教訓、啟示 林前十四章二十六節說,『弟兄們,這卻怎麼樣?每逢你們聚在一起的時候。』這裏不是指著小聚會,像小排聚會等,乃是指召會性的大聚會。因為二十三節說,『若全召會聚在一處的時候。』所以二十六節的聚在一起,應當是指著全召會集體的大聚會。當信徒們這樣聚集時,『各人或有詩歌,或有教訓,或有啟示,或有方言,或有繙出來的話,凡事都當為建造。』這是新約聖經裏,惟一告訴我們聚會該怎麼作的經節。當全召會聚在一起時,都是各人或有這、或有那;這裏的『各人』不是一個人,乃是每一個人。 在二十六節裏,『有』字用了五次,說出聚會中各人或有詩歌、或有教訓、或有啟示、或有方言、或有繙出來的話。末了兩種,方言與繙出來的話,較容易懂。前面三種,詩歌、教訓和啟示,其中教訓和啟示都是話語。新約聖經恢復本在此有一個註解:『「有」字,在本節中題了五次,原文是一個廣泛使用,有多種意義的字,以下是其中主要的三種:(一)持有,佔有,守住(某物);(二)有(某物)作為享受;(三)有作某事的方法或能力。頭二種應當適用於本節所列舉五件事的前三件,第三種應當適用於後二件,說方言和繙方言。』(註1。) 這裏首先題到或有詩歌。詩歌是為著讚美主。我們若再讀以弗所五章和歌羅西三章,就會看見,這兩章都告訴我們,詩歌不是重在唱,乃是重在彼此對說。(弗五19,西三16。)當然,詩歌絕對是用來唱的;不過,按著新約來看,詩歌更是重在對說。因為用詩辭歌賦彼此對說,是更有力量,也是更有感力的。所以,我們不僅要唱詩歌,更要說詩歌。這個習慣需要培養。 我們說話不僅是說平常話,更要說詩辭歌賦。詩辭歌賦乃是語言的精粹;若是語言沒有達到成熟的境地,是不會產生詩歌的。詩歌在表達情意上,乃是最有能力的。我們詩歌本裏,有許多首都值得這樣作。譬如六百二十四首,就很適合對唱、對說。我們可以將『展覽』改成『述說』。第一節:『每逢聚集帶來基督,將祂所賜有餘豐富,同來獻上作神食物,如此述說基督。前來述說基督,前來述說基督;共同帶來祂的豐富,前來述說基督。』我們可以比較,是唱的味道濃厚,還是說的味道濃厚;兩種都很有意義。 我們不僅可以在聚會中操練對說詩歌,回到家裏,甚至在路上,也都可以操練。我們都知道,籃球不僅只有一種打法,還有許多種打法,球可以從空中傳,也可從地上傳。同樣的,我們唱詩也不要太呆板,選了一首後,好像非得一節一節的唱下去不可。有時對唱也是滿有意思的;或是又唱又說,唱過第一節,就說說第二節,再唱第三節,再說說第四節,一直說到末了,回頭再唱。這些都可以操練得很練達,如同球在球場上,無論怎樣打都可以。 當我們的詩歌唱了又說,說了又唱之後,我們還得要講。我們的聚會主要是要帶來基督,供應基督;但要帶來基督,就得有基督。所以,還必須有一篇好的信息,聚會纔會豐富。神給了我們兩個恩賜,一個是靈,一個是話;今天靈在我們裏面,話在我們手中,並且許多話已經成了詩歌。比方六百二十四首,就是將真理闡述到極點,所產生出來的詩歌。副歌『前來展覽基督』,乃是舊約以色列人過節時,把他們田地裏的豐富,帶到耶路撒冷,要在那裏展覽的一幅圖畫。所以在新約裏,基督徒聚會時,都當將基督的豐富帶來一同展覽。 這指明我們來到召會的聚會中,該有一些出於主的東西與別人分享:或有詩歌讚美主;或有(教師的)教訓,將基督的豐富供應人,好造就並滋養人;或有申言者的啟示,(林前十四章三十節為證明,)給人看見神永遠定旨的異象,就是關於基督是神的奧祕,以及召會是基督的奧祕;或有方言,給不信的人作表記,(二十二節為證明,)使他們認識並接受基督;或有繙出來的話,使論到基督和祂身體的方言,成為人明白的話。這裏的方言,不是指靈恩運動的人所謂的舌音、豫言等。這裏所說的,無論是教訓,是啟示,是方言,是繙出來的話,都應該是說基督。有的是教訓的說法,有的是啟示的說法,有的是用方言說,有的是繙方言來表明,無論怎麼說,這一切都當是基督。根據整卷哥林多前書,其總題就是基督是從神給我們的智慧,是神所給我們的公義、聖別和救贖。祂是我們一切的一切。 我們來聚會之前,應當對主有經歷,對主的話有享受,並且在禱告中和主有交通,使我們有從主而來,並出於主的東西。藉此,我們就能為聚會豫備自己。到了會中,我們就不需要,也不該等候靈感,乃該運用靈,使用受過訓練的心思盡功用,擺上我們所豫備的,使主得著榮耀和滿足,並使與會者得著益處,就是得著光照、滋養和建造。這就像古時的住棚節,以色列人將美地的出產,就是他們經營那地所得的收穫,帶來過節獻給主,好在與主的交通並彼此的交通中,讓主有享受,也彼此在主面前有享受。 我們必須經營基督,就是我們的美地,使我們從祂的豐富收穫出產,帶到召會的聚會中獻上。這樣,召會的聚會,就是展覽基督的豐富,也是全體與會者在神面前並同著神,彼此分享基督,使眾聖徒與召會得著建造。 肆 召會聚會中最有益的舉動,乃是作申言者說話 召會聚會中最有益的舉動,不是行神蹟,不是醫病、趕鬼,也不是說方言、繙方言。最有益的舉動,乃是作申言者說話。(林前十四23~25。) 伍 信徒個個都能作申言者說話 林前十四章三十一節說,『你們都能一個一個的申言,為要使眾人有學習,使眾人得勉勵。』只要是得救的人,都能作申言者說話。 陸 信徒最要羨慕的恩賜,乃是作申言者說話,使召會得建造 信徒最要羨慕的恩賜,乃是作申言者說話,使召會得建造。保羅從林前十二章說到十四章,末了的結論,就是信徒最需要羨慕的恩賜,乃是為主說話,作申言者說話;最能叫人得益處的,也是這一個。(十四1,3,4下。)主不僅給我們這個許可,這個地位,祂還給我們一個能力,使我們『都能一個一個的申言』。(31。)因此,我們要看見,我們是神所生的,有地位,也有能力,作申言者說話。 柒 長老要善於教導,並要在神的話上勞苦,信徒也要忠心學習教導人 在為主申言說話上,每位聖徒個個都當如此,不過,長老們該帶頭說。長老們在聚會中,若是不說話,聖徒是很難開口的;所以作長老的一個基本資格,就是善於教導。(提前三2,五17,提後二2。)這裏的『善於』,含有習於、習慣、或者慣於等意義;因此,不僅是指善於說主的話,並且要慣於說主的話,習慣的說。這樣,眾聖徒就容易跟隨,養成一個習慣,一到聚會中,就善於說話,慣於說話。 另一面,說的時間不要佔太多。好比上場打球時,球傳到你手裏後,你就要快快把球傳出去,傳到末了,球就能投進籃框。所以,在聚會裏說話,不要說得太長,也不要太常說,說過一次後,要等著讓別人說。總要記得我們是身體上的肢體,還有許多聖徒在聚會裏,我們要學習把機會讓給他們。 提前五章十七節說到,長老們要在神的話語上勞苦。『勞苦』是個特別的字,在希臘文裏,不是指普通工作的辛勞,是指『慘澹經營』的那種勞苦;不是指工作,是指在神的話上下工夫。有一幅漫畫很有意思,是勞苦的恰切寫照,描繪臺灣小孩用功讀書的情形。畫中一個男孩正在讀書,媽媽在旁邊餧他喫飯,爸爸為他搧扇子,弟弟替他脫鞋。許多人都知道,臺灣的教育相當普及,水準也高人一等;這都是因為臺灣的孩子,勞苦的受教育,加上父母、兄弟姊妹的幫助,纔有那等成果。 所以,長老們不能安逸,必須苦讀聖經,長老的家人也要多多侍候、扶持;每位長老都該這樣,專心在神的話語上勞苦。我自己就是這樣,天天在主的話上勞苦。每個月要印行十六、七篇的生命讀經信息,將近二百頁。即使要出遠門,我也不耽誤,總要花幾天的工夫,晝夜在那裏趕。我雖沒有你們聰明;但有一點我知道,我比你們用功。所以,這本新約聖經,早在我裏面滾瓜爛熟,可以說都構成在我裏面了。現在,這個球要怎麼打都可以,無論是傳球、接球、投球,我都有相當的把握。 為此,盼望作長老的,都不要太安逸,要多花一點工夫在主的話上。長老的家人也要多多幫忙,讓他們全心進入主的話。總之,作長老的都應當在主的話上勞苦。三十多年前我們曾去過菲律賓,當時華僑在南洋,是行行出狀元;無論作那一行,華僑都佔上風,因為他們殷勤、勞苦、努力、實幹。然而希奇的是,只有一行沒有狀元,那就是傳道;傳道人到南洋來,也多是沒有苦幹的。因此,盼望長老們看清楚這點,帶領召會,必須如南洋那些成功的華僑,有無比作事的精神,殷勤、勞苦、努力。 我蒙主憐憫,是個開礦的人,把這新約二十七卷金礦的口,都打開了;然而裏面的金,需要你們自己去挖出來。若是我們眾人都能這樣作,在主的恢復裏,話語定規是豐富的,各地召會也必定興盛起來。我們靠主恩典所作的,乃是要把人帶到主的話語裏,而不是把人帶到我們的教訓裏。我們所作的,是要把眾聖徒帶進新約這二十七卷的豐富裏。這需要我們一同來進入。 故此,長老們還得用功,並且帶頭用功,使後起之輩都能跟進。這樣,再過五年、十年,各地召會的情形必定改觀,必定叫人從深處覺得敬佩。人來到我們中間,聽聽青年人的禱告,聽聽老年人的分享,看看長老們的勞苦,必然覺得這是個豐富的家庭,這個家庭滿有前途,是個書香人家。 我們務要在主的話上勞苦用功,使我們在聚會中所說的話,都是智慧的言語、知識的言語,而不是那些輕率、隨便的話,更不是那些毫無意義的方言。聖徒們需要的,乃是正確的話、智慧的言語、和知識的言語。 結果,凡在主話上忠信的人,都能出去傳講,都能去教導別人;個個都能作申言者,也都變作使徒。因為他們出去傳講後,定規有人得救,有人起來愛主;這樣,他們就建立了召會。這些就是教師、申言者、和使徒們所作的;這乃是一件榮耀主的工作。我們絕對相信,在這末後的世代,主要大大的開展這個工作。 (錄自「為神說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