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北市召會第三十二會所青職區
關於部落格
  • 24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燈臺─長大,分枝,發芽,開花,為著發光

本篇信息的題目是:『燈臺─長大,分枝,發芽,開花,為著發光。』這裏有六件事:長大,分枝,發芽,開花,照耀,光。要有光的照耀,首先必須有長大,分枝,發芽和開花。我們惟有達到最後的步驟─開花─纔能彀照耀,因我們開花了就照耀了。我們開花乃是為著照耀。然後光自然就照耀出來了。 燈臺是描繪基督的。然而,燈臺所描繪的基督並不簡單;祂乃是包羅萬有的基督。從積極的一面來看,我們甚至可以說,祂是一位複雜的基督。這位基督乃是由一根主榦、六個枝子、七個燈盞的燈臺所描繪出來的。 在前一篇信息中我們指出,燈臺實際上是一棵樹;因此,它是一個樹臺。在這棵金樹上有花萼(球),花苞和花朵。惟有生機的、活的東西,纔能彀發芽、開花。因此,我們查考燈臺及其枝子、花萼、花苞、花朵時,有一個明確的印象,就是這個金燈臺乃是一棵樹。 三十五節是以很不平常的方式寫的:『燈臺每兩個枝子以下,有球,與枝子接連一塊;燈臺出的六個枝子,都是如此。』這一節反覆說到球與枝子是表明長大。因此,燈臺中央的榦乃是活的、生長的東西。主幹長大,枝子也跟著長大。首先,兩個枝子由主幹的底部長出來。然後主榦繼續長大時,又有兩對枝子長出來,一對由主榦的中間長出來,另一對由上面長出來。而且,球、花苞、花朵還出現在所有的枝子上。最終就有發芽、開花,為著產生花朵。花苞產生花瓣,而花瓣乃是花朵的一部分。先有長大,後有發芽,最終有開花;這種開花產生光的照耀。因這緣故,在本篇信息中,我們說到長大,分枝,發芽,開花,為著發光。分枝隱含在長大裏面。光的照耀乃是長大,分枝,發芽,開花這四個步驟的結果。 在燈臺上共有二十五個球或花萼。三對枝子以下有三個球,每對枝子以下有一個球;六個枝子上各有三個球;主榦的上部有四個球,總共有二十五個。二十五這個數字是由五乘五組成的。在聖經裏,五是負責任的數字。我們的手有四個手指和一個拇指可以來說明這件事。在聖經裏,五這個數字不是由二加三組成的,五乃是由四加一組成的。四這個數字表徵受造之物,受造;而一這個數字表徵神這位創造者。不僅如此,十個童女五個五個的分為兩組,五個是聰明的,五個是愚拙的;十誡也是五條、五條的分為兩組,刻在兩塊石版上,表明五乃是負責任的數字。二十五個球表明五倍負責任的數字。 球雖然有二十五個,花卻只有二十二朵,因為托著三對枝子的三個球沒有花。有二十五個球為著負責任,卻只有二十二朵花為著開花和照耀,指明就燈臺而言,負責任使生命長大,比發芽、開花、照耀更重大。這意思是說,長大是基本的。這表明我們需要更多的長大,甚至需要乘上二十五倍的長大。 一 作為復活生命的基督長大,分枝,發芽,開花,好發光照耀 燈臺乃是基督的豫表,它描繪出基督是復活的生命,祂要長大,分枝,發芽,開花,好發光照耀。我們已經看見,燈臺乃是一個長大的實體。燈臺既然豫表基督,就指明基督是生長的一位。請記得,燈臺不是只由一個枝子和一個燈盞構成的。反之,中央的榦長大的時候,就產生三對枝子。不僅如此,所有的枝子都在長大,而且還有球,有花苞,有花朵。燈臺的榦開始長大時,先產生頭一對枝子。然後再繼續長大,產生第二對枝子,最後產生第三對。至終,燈臺本身長到完全的尺寸。這一切都表明基督一直在長大。 基督先在祂自己裏面長大,然後也在我們這些枝子裏面長大。表面看來是枝子在長大,實際上乃是臺藉著枝子並在枝子裏面長大。這表明基督在我們裏面長大。不是我們長大,而是基督在我們裏面長大。基督也是中央的榦,祂在自己裏面,藉著祂自己,並同著祂自己而長大。但在六個枝子裏面,基督乃是在我們裏面,藉著我們,並同著我們而長大。 基督在祂自己裏面並在我們裏面長大,這件事不僅僅是一個道理;而是一個異象,它適用在我們對主的經歷上。我們已經指出,燈臺上有六個枝子。人是第六日被造的;因此,六是人的數字。這數字不是由二加四組成的,而是由三加三組成的。在聖經裏,三這個數字表明在復活裏的三一神。作為在第六日被造的人,我們是六這個數字,然而我們有復活裏的三一神。這意思是說,我們是受造的人,如今在復活裏的三一神裏面。這就是由三加三所組成六這個數字的意義。 基督是主榦,所以祂在自己裏面並同著祂自己而長大;同時祂也在我們這六個枝子裏面長大。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說,燈臺不是描繪一位簡單的基督,而是描繪一位複雜的基督,就是包羅萬有基督的原因。 燈臺也隱含另外兩件事─燈芯和油。如果燈臺沒有燈芯,也沒有油的供應,燈臺就不可能燃燒、發光。燈芯是由來自植物的原料作成的,因而表徵人性。油是那靈的表徵,代表神性。人性在神性裏燃燒,就有光的照耀。但我們的燈芯若太長的話,就不會產生光,而是產生煙。只要燈芯太多,油太少,就會冒煙,沒有照耀。 出埃及記沒有題起燈芯或油。但我們查考本章所記燈臺的圖畫,就曉得這裏隱含著燈芯和油。倘若沒有燈芯和油的供應,燈臺怎麼能照耀?因此這裏隱含了燈芯和油。不僅如此,燈芯必須長度適當,與燈臺的比例相稱,此外還需要有適量的油。然後燈芯和油一同產生燃燒,燃燒造成照耀,照耀便發出光來。然而,這種燃燒和照耀是從長大,分枝,發芽,開花來的。 二 在聖所裏照耀 燈臺在聖所裏照耀;那就是說,燈臺在教會裏照耀。今天基督徒與我們爭辯,問說:『為甚麼你們說你們是教會?難道我們不是教會,像你們是教會一樣麼?』不需要爭論誰是教會。如果你真是教會,那麼你就是教會。如果你不是教會的話,那麼你就不是教會。比方說,我是一個人。不論別人怎麼說,這總是一件事實。我既然是一個人,就不需要宣傳我是一個人。倘若我們是教會,燈臺的照耀定規會在我們中間。 在前一篇信息中我們指出,外院子、聖所、至聖所有三種的光。外院子有天然的光,就是太陽、月亮、眾星的光。外院子是露天的,所以有這樣的光。然而,聖所和至聖所是完全遮蓋起來的。這樣的遮蓋使太陽、月亮、眾星的光無法透入。聖所裏面如果不是因著特別的光,就像滿了黑暗的牢房一樣。但聖所裏滿了光,因為燈臺及七個燈盞的照耀照亮了聖所。 每當祭司離開外院子,進到聖所裏,馬上就能彀看見燈臺上燈光的照耀。燈臺的照耀證實這個地方的確是聖所。沒有燈臺照耀著,那個地方就是一個黑暗的牢房。但燈臺的照耀證實這是聖所。今天教會的原則也是一樣。我們怎麼來辨別誰是教會,誰不是教會?我們辨別聚會裏是黑暗的,還是有燈臺光的照耀,就能彀斷定。某一個團體的信徒是不是教會,決定於他們中間有沒有燈臺的照耀。 我們許多人進入主恢復裏的教會生活以前,參加過其他基督徒的聚集。可是等到我們進入了真實的教會生活中,我們纔看見了燈臺的照耀。在教會的聚會中,我們看見照耀的東西。我能彀作見證說,首先我在基要派的基督教裏,然後和弟兄會在一起。在宗派裏所有的全是黑暗,而弟兄會只有少許的光。但我來到主恢復裏的教會時,我不但在光中,甚至浸在光裏面。這光不是天然的光,不是太陽、月亮、眾星的光;而是燈臺的光。 詩篇七十三篇十六節、十七節說:『我思索怎能明白這事,眼看實係為難;等我進了神的聖所,思想他們的結局。』作詩的人對於一種特別的光景感到煩擾、困惑、為難。他一思索,就覺得痛苦。他愈想就愈受不了。但他進了神的聖所,就得了悟性。這意思是說,神聖所裏的光光照了他。我們許多人能彀作見證說,我們因著一些事情煩擾、為難。但我們來到教會的聚會中,我們蒙了光照,事情就明朗了。 我們的聚會裏有多少光,在於基督在我們裏面有多少的長大。如果基督在我們裏面更多長大,我們就有更多的光。假定聖所裏的燈臺沒有完全長大,或是長得不平衡,燈臺仍會照耀,但不會照耀得充分、合式。如果燈臺沒有機會長得完全,聖所裏的光也照樣不會完全。因這緣故,我們有時候覺得某個教會聚會裏的光不是非常的明亮;不錯,有光,但沒有豐滿、完全的照耀。在教會裏能有多少的光,決定於基督能彀在我們裏面並藉著我們長大有多少。如果我們都給主一條自由的通路,天天在我們裏面長大,每當我們來在一起,光就會充分的照耀。惟有基督在我們裏面有完全的長大,光纔能有完全的照耀。 所有的枝子都給燈臺一條自由的通路,好在它們裏面並藉著它們長大,這是頂重要的。燈臺愈在枝子裏面長大,就愈開花、照耀,也愈有光。然後我們在教會的聚會中來在一起,光就愈過愈明亮。我們許多人能彀證實在教會的聚會中蒙了光照。我們有些蒙蔽和隱藏的事,就被光暴露出來。這光是從基督來的,祂是中央的榦,不但在祂自己裏面長大,也在我們這些燈臺的枝子裏面長大。 三 指引我們享受基督作生命的供應 燈臺的照耀指引我們享受基督作生命的供應。我們進到聖所裏,光就照耀在我們身上。因為我們不是在黑暗裏,我們知道在聖所裏有甚麼,並且也得著指示。光指引我們到桌子前,那裏有神的陳設餅作我們生命的供應。這就是在教會的聚會中,我們在光的照耀之下,得著生命供應的原因。 惟獨祭司纔有資格進到聖所裏。桌子上的滋養是單單為著他們的。祭司在桌子那裏得著滋養以後,就到燈臺那裏執行他們的任務,就是修剪燃焦的燈芯,並添上新鮮的油。我們享受基督作桌子上生命的供應,並得著祂的滋養時,我們也來到光的面前,修剪老舊燃焦的燈芯。我們由經歷中曉得,在教會生活裏,光照耀在我們身上,並且指引我們得著基督的滋養。我們得著祂的滋養以後,就來修剪、切除、整理燈芯。我們不是修剪別人的燈芯;而是修剪我們自己。我們只有天然的光─外院子的光時,我們纔會批評別人。但我們進入聖所,得了滋養和光照之後,就會修剪自己。我們不是批評別人,而是修剪我們自己的燈芯。我能彀作見證說,我常常在享受基督作滋養以 後,修剪我自己。 四 生命的供應成為我們生命的光 修剪的結果乃是光更明亮的照耀。在經歷中這意思是說,在桌子那裏所得著生命的供應,成了我們生命的光。我們享受生命愈多,照耀也愈多。 五 引導我們在與神交通的禱告中享受基督作復活的馨香 燈臺的照耀不但指引我們享受基督作生命的供應,也引導我們在與神交通的禱告中,享受基督作復活的馨香。首先我們在桌子那裏享受基督作滋養,然後在香壇那裏享受祂作復活的馨香。復活的生命乃是在禱告中獻給神的香。 在道理上很難了解的事情,在屬靈經歷的光中就能彀懂得了。我們在外院子的時候是天然的,我們的思想和觀念也是天然的。因為外院子的光是天然的光。但我們進入聖所以後就不再是天然的,因為已經把我們引到靈的門檻上。在聖所裏,基督是我們生命的供應,對付了我們天然的生命,而蠟剪也剪除了天然的生命。修剪燈芯就是剪去燃焦的天然生命。然後光就燃燒得更加明亮,把我們引到香壇復活的生命那裏去。因此,我們不但在桌子面前享受基督,也在香壇那裏享受基督,以復活的生命作為馨香之氣獻給神。到了這一地步,就很難斷定我們是在聖所還是在至聖所裏。聖經沒有明確地指明香壇的位置。我們無法由讀聖經來確定香壇是在幔子裏面,還是在幔子外面。有時候似乎是在聖所裏,有時候又似乎是在至聖所裏。這指出一件事實,就是在我們的經歷中,我們也許絕對在靈裏,也許在靈的門檻、邊界上。 六 引導我們進入至聖所享受基督作神的見證和施恩的寶座 從燈臺而來的光也引導我們進入至聖所,享受基督作神的見證和施恩的寶座。施恩的寶座(來四16)就是約櫃的蔽罪蓋。約櫃是神的見證,而蔽罪蓋乃是神的寶座。整個約櫃,尤其是蔽罪蓋,乃是基督。 在至聖所裏,我們享受基督到極點。我們在桌子那裏享受祂作生命的供應,在香壇那裏享受祂作復活的生命,以後就在至聖所裏面享受祂作神的見證和施恩的寶座。這乃是對基督最深、最高的經歷。我們享受基督作神的見證和施恩的寶座,在那裏神與我們相會,我們就能彀與神交通,神也能彀將祂自己注入到我們裏面。 七 照耀的光成了光輝的榮耀為著我們與神最親密的交通 我們在至聖所裏經歷基督,並且在那裏享受祂到極點,我們就不再需要燈臺的照耀了?照耀的光如今成了光輝的榮耀,為著我們與神最親密的交通。至聖所裏光輝的榮耀,相當於聖所裏燈臺的光。這意思是說,來自燈臺的光和光輝的榮耀乃是同義詞,兩者都是說到神自己。 雖然光和榮耀都是神自己,但它們之間卻有點不同。神在燈臺那裏照耀,卻在施恩的寶座上顯現。神的顯現與祂的照耀不同。神的顯現總是在榮耀裏。在聚會中我們時常覺得神在照耀,而且聚會裏滿了光;然而,聚會中也許沒有多少神的榮耀。但有時侯,我們不但覺得有光在照耀,也覺得榮耀顯出來了。 光和榮耀的不同,可用電和閃電的不同來說明。有電,就有光的照耀。但這種照耀不是電的顯現。電的顯現乃是閃電。我們可以安然坐在電燈的照耀之下,但閃電一出現,我們也許就被嚇住了。 神榮耀的顯現既是可畏、可怕的,我們就需要救贖的血彈在蔽罪蓋上,就是施恩的寶座上。沒有彈上基督救贖的血,就沒有人能彀當得起神榮耀的顯現。每當神的榮耀顯在我們眼前,我們立刻就覺得需要寶血。這種經歷,連同本篇信息所描述的其它經歷,都是從在教會生活裏,因著基督作燈臺,藉著我們、同著我們並在我們裏面的照耀而來的。 (錄自「出埃及記生命讀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