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北市召會第三十二會所青職區
關於部落格
  • 24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羅馬書五至八章裡的生命與死亡

善、惡、知識 死亡樹非常狡猾。雖然牠帶來死亡,但牠不稱為死亡樹,乃稱為善惡知識樹。與這棵樹有關的有三件事:善、惡、知識。我們都寶貴善和知識,但不喜歡惡。我們認為善與惡是兩個不同類別的東西。然而,聖經裡對善與惡的觀念不是這樣;聖經將善與惡放在同一類。這指明我們該注意生命,不該注意善或惡。照著創世記二章,善和知識與惡相題並論。牠們屬於一個家庭,乃是一同作工以帶進死亡的三『姊妹』;死亡當然與生命相對。 生命線與死亡線 有些基督徒說,我們不該再關切創世記二章所說的生命樹與知識樹。但見於創世記的項目,多半是在聖經別處得著發展的屬靈真理的種子,我們不該忽略牠們。創世記二章有生命的種子與死亡的種子。但在啟示錄末了,我們看見這些種子的終極完成。死,最後的仇敵,被扔在火湖裡。(二十14。)生命在新耶路撒冷裡洋溢,因為在那裡我們看見生命水的河,有生命樹長在其中。(二二1~2。)新耶路撒冷從中心到圓周是生命的城。撒在聖經開頭的生命的種子,終極完成於生命的收成;而死亡的種子終極完成於死亡的收成。因為生命與死亡的種子在全本聖經裡生長,我們就能在聖經裡追溯生命線與死亡線。在本篇信息中,我們要來看在羅馬五至八章裡出現的這兩條線。 創世記二章有一個三角關係,牽涉到神、人和撒但。在這章裡,人面臨兩個源頭:神這生命的源頭,與撒但這死亡的源頭。羅馬五至八章有這三角關係的繼續。至終,這三角關係會有兩個終極的結果。消極的事物要隨著死亡被掃進火湖裡,但積極的事物要隨著那些蒙了救贖的人流進活水的城裡。今天我們都朝著這終極總結前進,信徒向著新耶路撒冷,不信者向著火湖。許多基督徒在每天的經歷中,一腳在生命線上,另一腳在死亡線上。另有的基督徒則在二者之間游移不定。可能昨天你在死亡線上,但今天因著主的憐憫和恩典,你又在生命線上。 生命作王與死亡作王 現在讓我們從羅馬五至八章追溯這兩條線。五章十二節說,『這就如罪是藉著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藉著罪來的,於是死就遍及眾人,因為眾人都犯了罪。』這裡我們看見罪和死的進入。十四節說,『從亞當到摩西,死就作了王。』在這兩節裡,我們看見死亡線。在十七節我們看見生命線:『若因一人的過犯,死就藉著這一人作了王,那些受洋溢之恩,並洋溢之義恩賜的,就更要藉著耶穌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了。』在二十一節保羅宣告:『使罪怎樣在死中作王,恩典也照樣藉著義作王,叫人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永遠的生命。』罪帶進了死,但恩典藉著義帶進生命。所以,在五章裡我們看見死作王,以及生命帶著恩典作王。 生命的新樣 六章四節說,『好叫我們在生命的新樣中生活行動。』我們不該留在死的作王之下,乃要在生命的新樣中生活行動,並留在生命線上。下一節說,『我們若在祂死的樣式裡與祂聯合生長,也必要在祂復活的樣式裡與祂聯合生長。』我們在祂死的樣式裡,就是四節所題的浸裡,與祂聯合生長,也必要在祂復活的樣式裡,就是四節所題生命的新樣中,與祂聯合生長。在基督復活的樣式裡與祂聯合生長,就是在生命的新樣中。然後十一節告訴我們,在基督耶穌裡,向罪當算自己是死的,向神卻當算自己是活的。這些經文指明,六章也有生命線與死亡線。 『這死』 現在我們來到七章,這是許多基督徒不甚喜歡的一章。這裡我們看不見生命,只看見殺害與死。十一節說,『因為罪藉著誡命得著機會,誘騙了我,並且藉著誡命殺了我。』罪是用律法作武器來殺我們的殺人者。這該警告我們不要轉向律法。我們若轉向律法,罪會起來,好像說,『真好,你轉向了律法!你正好給我絕佳的機會用律法殺你。』保羅是一個曾經這樣被殺的人,他在二十四節呼喊:『我是個苦惱的人!誰要救我脫離那屬這死的身體?』『這死』指罪藉著律法的武器所導致的死。 四重生命 我們從七章往前到八章時,發現在八章裡,主要的是生命,不是死亡。八章二節說,『因為生命之靈的律,在基督耶穌裡已經釋放了我,使我脫離了罪與死的律。』為著生命之靈的律,阿利路亞!十節繼續說,『但基督若在你們裡面,身體固然因罪是死的,靈卻因義是生命。』照著六節,我們的心思若置於靈,我們的心思也要成為生命。不但如此,賜生命的靈若住在我們裡面,就是安家在我們裡面,祂甚至會將神的生命分賜到我們必死的身體裡。(11。)所以,不但我們的靈和心思是生命,甚至我們必死的身體也能活過來。照著羅馬八章,我們這人的三部分,靈、魂、體,都能接受生命。我們的靈是生命,因為耶穌基督已進到我們的靈裡。我們的心思能成為生命,因為內住的基督正從我們的靈擴展到我們的心思裡。不但如此,神生命的擴展甚至會達到我們必死的身體,叫牠活過來。為著羅馬八章的生命讚美主! 正如我們所指出的,這章裡有四重生命:在神聖之靈裡的生命在我們人靈裡的生命在我們心思裡的生命,以及在我們必死身體裡的生命。雖然羅馬八章有這樣的四重生命,死卻還在。乃是到了啟示錄二十章,纔只有生命,沒有死。那時,死,最後的仇敵,要從人間被扔在火湖裡。所以,在新耶路撒冷裡將只有生命的元素,沒有死亡的元素。然而,今天我們裡面有生命的元素,也有死亡的元素。 在意生命 所有已婚的弟兄姊妹都知道,丈夫應當愛自己的妻子,妻子應當服從自己的丈夫。然而,在創世記二章,我們沒有讀到丈夫愛妻子,或妻子服從丈夫。不過,這樣的事乃是包括在十七節的『善』裡。丈夫愛妻子,或妻子服從丈夫,就是為善。反之,丈夫恨妻子,或妻子背叛丈夫,就是作惡。在聖經末了,我們又看見『生命』與『死亡』這些辭,而沒有看見『愛』與『服從』這些辭。所以,聖經的開頭和末了,創世記和啟示錄,都有生命與死亡。羅馬五至八章也是一樣。在這幾章裡,保羅沒有說到丈夫愛妻子,或妻子服從丈夫。他在別處說到這些事,但不在這裡。反之,在這幾章裡,他非常強調生命與死亡;他似乎不在意愛或恨,服從或背叛。 人可能非常愛人或服從,卻是死的。神在祂的經綸裡所在意的,主要不是我們的善或惡,服從或背叛;祂只在意我們是活的或死的。每個死了並埋葬在墳墓裡的妻子都是服從的;她絕不發表自己的意見。但神不要死的服從;祂渴望我們都是活的。這是在羅馬五至八章裡,保羅沒有說到服從或背叛,乃說到生命與死亡的原因。羅馬八章六節不是說,心思置於靈,就是服從;心思置於肉體,乃是背叛。保羅寫這段話,完全在神的靈裡,並在神的經綸裡;他不在意善或惡,只在意生命與死亡。 善與惡屬於知識樹,就是死亡樹。對與錯也屬於這棵樹。因此,我們不該關切對與錯,而該關切生命與死亡。在神的經綸裡,僅僅是善的並不彀。我們也許是善的,卻仍是死的。神的經綸需要我們在生命裡。我們可能對了,卻是死的;也可能錯了,卻是活的。幼稚園充滿吵鬧的男孩和女孩,但這些孩子非常活。雖然幼稚園的孩子也許很吵鬧,有時候很頑皮,但我喜歡他們的情形過於墳墓的安靜和秩序。所有埋在墳墓裡的人都是合法且很有規律的,但他們是死的。你喜歡活的錯還是死的對?我寧願是活的。 我們靈裡的生命與我們肉體裡的死亡 從死亡遷到生命,或從生命遷到死亡,是很容易的。換句話說,不從一個範圍遷到另一個,是很困難的。例如,我們很容易就能打開電燈,正如我們很容易就能關上電燈一樣。死亡與生命也是一樣。我們能打開靈的開關而在生命裡,也能關上開關而在死亡裡。 電是生命之靈的絕佳例證。電是看不見的,人也無法徹底明白電。生命之靈也是一樣。我們要應用電,就必須先把電安裝在我們家裡,然後我們需要使用開關。感謝主,神聖的靈這屬天的電已安裝到我們的靈裡。無論我們感覺如何,那靈,就是神聖的電,以及開關,都在我們的靈裡。 生命在我們的靈裡,死亡在我們的肉體裡。亞當在園子裡的時候,生命樹與知識樹都在他外面。但今天這兩棵樹在我們裡面│生命樹在我們的靈裡,死亡樹在我們的肉體裡。在聖經裡,『肉體』這辭不但指我們敗壞的身體,也指我們整個墮落的人。為這緣故,聖經稱墮落的人為肉體。(羅三20。) 將我們的心思置於靈 羅馬八章六節說,『因為心思置於肉體,就是死;心思置於靈,乃是生命平安。』將我們的心思置於我們的所是,就是將牠置於肉體。將我們的心思置於肉體,意思不僅是將牠置於我們的身體;這意思是將牠置於我們這人,我們的己。例如,有人也許覺得自己已往很壞,現在他也許竭力為善。這是將心思置於肉體,置於無望的己。有些基督徒以為,他們若將心思置於屬世的娛樂,就是思念肉體。當然將心思置於這樣的事,就是將牠置於肉體。但這不是思念肉體惟一的路。甚至你定意愛妻子,這也是狡猾的將心思置於肉體。當我們受試探,要定意為善時,我們需要禱告:『主耶穌,憐憫我。離了你,我就不能作甚麼。』我們這樣禱告,就將我們的心思置於靈,不是置於我們可憐的己。 不但如此,我們不該將我們的心思置於將來可能發生的事。讓我們把將來交給主。假定亞伯拉罕蒙神呼召以後,求主告訴他第二天該往那裡去;主可能說,『亞伯拉罕,平平安安的享受我。將明天交給我。』今天安息在主裡,並將明天交給祂,就是將心思置於靈。 因為許多基督徒沒有看見這點,他們常常勸戒別人或勸告別人該作甚麼。這是鼓勵人將心思置於肉體,結果就是死。在我早期的職事中,我不但勸告別人,也勸戒自己。結果,我被殺死,別人也被殺死。 養成新的習慣 讚美主,生命的神在我們的靈裡!雖然我們也許知道這點,但我們仍需要學習如何憑著內住賜生命的靈而活。重要的不是我們有多少知識,乃是我們有多少憑著基督而活。 讓我告訴你一個有助於說明這點的故事。我年幼的時候,家鄉的人多半仍用油燈;那時沒有電。我作孩子的時候,常常清理燈,裝上油,然後點燈。甚至我們家裡安裝了電以後,我仍習慣用油燈。有時候我開始點燈,別人就笑我,然後題醒我只要使用開關。雖然新東西,電,安裝好了,我還不習慣使用牠。 在基督徒的生活裡,原則也是一樣。我們受培育、受訓練,要憑著自己而活。這是我們的習慣。甚至主耶穌安裝在我們裡面以後,我們依然習慣憑自己而活。然而,我們需要養成新的習慣,憑基督而活的習慣。因為許多得救的人沒有這新的習慣,所以羅馬七章是必需的。我們需要看見異象,基督這生命活在我們的靈裡。因為祂活在我們裡面,我們不但必須放下罪惡的事,也必須放下我們老舊的生活方式。我們需要從憑自己而活轉到憑基督而活。這需要我們留在靈裡,並照著靈而行。 我們一失去與靈的接觸,就與生命隔絕,並且立刻在死亡裡;不需要等死亡進來。例如,我們一關上房間裡的燈,就在黑暗裡;不需要等黑暗進來。關上燈,就把我們擺在黑暗裡;照樣,與靈分開,就把我們帶到死亡裡。甚至薄薄一片絕緣體,也能切斷電流;同樣,甚至很小的事,也能使我們與靈裡的生命隔絕。因為我們在三角關係裡,牽涉到神在我們的靈裡是生命,以及撒但在我們的肉體裡是死亡,我們就需要養成留在靈裡的習慣。我們不該定意為善,我們只該轉向我們的靈,並且同那活著的一位留在那裡。這習慣不容易養成,但這習慣是可以養成的。 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 羅馬六章十一節告訴我們,向罪當算自己是死的,向神當算自己是活的。然而,這事的經歷是在羅馬八章的靈裡。我們在靈裡與主同在,就自然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你若不在靈裡,而試著這樣算,就會發現你越算,就越在死裡。 我們看過,與靈隔絕就是在死裡。例如,你發脾氣,原因是在你與你的靈之間已經有某個絕緣體。不是你發脾氣,然後與靈隔絕;乃是你與靈隔絕,所以發脾氣。你的靈周圍若沒有絕緣體,就沒有消極的事物能勝過你。反之,在你靈裡神的生命會吞滅一切死亡。我們的經歷證實這點。當我們在靈裡,裡面神的生命就吞滅每樣消極的事物。但我們一絕了緣,因而與靈隔絕,我們就在死裡,甚至最小的問題也無法處理。 宇宙的戰爭 神的經綸不是善或惡、對或錯的事。不僅如此,神的經綸不是倫常的事。照著倫常的標準,我們該為善,不該作惡。然而,神的經綸全然是生命或死亡的事。在生命裡就是活出神,在死亡裡就是活出撒但。我們乃是戰場,神與撒但之間的宇宙戰爭,就在我們裡面猛烈進行。這戰爭的結果,乃斷定於我們將心思置於何處。我們若將心思置於己,因而與靈隔絕,撒但就得著地位。但我們若留在靈裡,並將心思置於靈,神就得著勝利。 這正是八章十三節裡所描繪的,那裡保羅說,『因為你們若照肉體活著,必要死;但你們若靠著那靈治死身體的行為,必要活著。』我們必須靠著內住的靈,治死舊人的行為。這樣作就是活著。讓我們為這點禱告,實行這點,並養成留在靈裡的習慣。我們越養成這習慣,就越要活著,且會離死亡越遠。 (錄自「羅馬書生命讀經」)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