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北市召會第三十二會所青職區
關於部落格
  • 24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主恢復的異象及其應用》生命樹與生命之路的異象

三 善惡知識樹表徵撒但對人乃是死亡的源頭—來二14: 1 這樹也表徵神以外一切的事物;任何不是神自己的事物,包括善的,甚至合乎聖經及宗教的事物,都會被那狡猾者撒但所利用,將死亡帶給人—約五39~40,林後三6下。 2 善與惡不是由兩棵樹所表徵,乃是由一棵樹,就是第二棵樹所表徵;因此,尋求神以外的善,乃是屬於撒但。 3 真正的善乃是神自己;因此,得著神就等於得著真正的善—太十九17上,可十17~18,詩十六2。 四 生命樹使人倚靠神,(約十五5,)但知識樹使人悖逆神並向神獨立(參創三5): 1 喫指明倚靠;神是我們的食物,由生命樹所表徵,意思就是我們必須不斷倚靠神。 2 知識樹指明獨立;在神眼中,人第一次的罪和最大的罪就是獨立。 五 兩棵樹帶進兩條線,兩條路—生命的路與死亡的路—貫穿整本聖經並結束於啟示錄: 1 死亡開始於知識樹,(創二17,)結束於火湖。(啟二十10,14。) 2 生命開始於生命樹,結束於新耶路撒冷,就是生命水的城—二二1~2。 貳 我們必須藉著享受基督作為生命流中的生命樹而留在生命之路、生命的線上,維持在生命中,使我們在生命上長大,為著神在生命裡的建造—約十10下,啟二二1~2,弗四16,二21~22: 一 我們留在生命之路上,乃是藉著按照生命的原則生活與事奉,而不是按照是非的原則: 1 我們必須不照著是非,只照著我們靈中內裡生命的感覺,就是生命的引導而生活行事—羅八6,林後二13。 2 基督徒生活的標準乃是我們裡面內住的基督;不是對或錯的問題,乃是我們裡面的神聖生命是否響應的問題—太十七3,5,8,參瑪二15~16。 二 我們留在生命之路上,乃是藉著愛主到極點,吸引人快跑跟隨祂—可十二30,歌一4上: 1 要享受基督作生命樹,我們必須一直告訴祂:『主耶穌,我愛你。』如果我們向著主耶穌有火熱的愛,讓祂在一切事上居首位,我們就會享受祂一切的所是—啟二4~5,7。 2 要享受基督作生命樹,我們必須把人許配給祂,將他們帶進對主耶穌這寶貴人位真實的珍賞、愛和享受裡—林後十一2~3。 三 我們留在生命之路上,乃是藉著禱讀主的話而喫耶穌,並藉著操練我們的靈,將是靈的話供應到別人裡面—約六57,63,耶十五16,太四4,二四45,林前二4~5,13: 1 我們必須清晨在話中享受祂,每日有新的起頭,並且接受祂的話,謹慎的反覆思想—詩一一九15,147~148,參利十一3。 2 無論得時不得時,我們都必須每日對各種人講說基督,(徒五42,八4,提後四2,)並且拚上一切,竭力建立在每一個聚會中說話的習慣。(林前十四26,4~5,12,31。) 四 我們留在生命之路上,乃是藉著享受三一神作為生命之靈的律,同其神聖的性能—羅八2,耶三二39: 1 在伊甸園中的這兩棵樹裡,我們看見生命、善與惡;我們是伊甸園的小影,在我們的靈裡有生命之靈的律,在我們天然、獨立的心思裡有善的律,在我們的肉體裡有惡的律—羅七23,八2,16。 2 我們必須照著靈而行,並將我們的心思置於靈,藉此『打開』生命之靈的律的『開關』,使那作生命的三一神得以分賜到我們三部分的人裡—2,4,6,10~11節。 五 我們留在生命之路上,乃是藉著在基督的元首權柄下,並照著祂的神聖性情,住在那在生命流中作生命樹的基督裡—啟二二1~2: 1 因著基督是葡萄樹也是生命,所以祂是生命樹,而我們已經被接枝到祂裡面,成為祂的枝子—約十五1,5,十四6上。 2 我們必須藉著與主有對付,使我們靈裡貧窮,並且清心,而住在祂裡面,以祂為我們的住處,並且讓祂在我們裡面長大—十五5,詩九十1,太五3,8,約壹一7,9。 六 我們留在生命之路上,乃是藉著謹慎我們與人的接觸,並從各樣屬靈的死亡—野蠻的死亡、溫和的死亡、狡猾的死亡—分別出來歸於神—利五2,十一1~30,民六6~7。 七 我們留在生命之路上,乃是藉著活在復活裡,活在召會作基督身體的實際裡;召會作基督的身體,乃是由金燈臺這棵復活生命的樹所表徵—弗一22~23,出二五31~40,啟一11~12。 參 職事信息摘錄: 留在人面前的兩個揀選 在創世記二章,我們看見留在人面前的兩個揀選。 生命樹產生倚靠的生命 在人面前兩個揀選之一就是生命樹。(8~9。) 表徵神對人乃是生命 生命樹表徵神對人乃是生命。 生命樹產生倚靠的生命。我們需要發揮這個點,使聖徒們領會我們的意思。生命樹首先表徵神是人的生命。人若接受生命樹,這會在人裡面產生倚靠的生命。很少基督徒領悟,生命總是產生倚靠。凡與生命有關的事,都是倚靠的事。你無法從任何生命的事畢業。喫是倚靠的事。你不能說,你喫過上好的食物,你喫得太彀了,所以你不需要再喫了。當然,喝與呼吸也是倚靠的事,是我們不能畢業的。 這表明接受神作我們的生命,會產生倚靠的生命。另一面,知識產生獨立。人若讀大學,得到了學位,他就不再需要那所大學。當人知道他的教授所知道的,他就不需要再倚靠他的教授。但你若接受你的教授作你的生命,你就絕不能向他獨立。你若接受他作你的知識,你就能獨立;但你若接受他作你的生命,你就不能獨立。你必須一直倚靠他。 神對我們不是知識,神對我們乃是生命。我們接受祂作我們的生命,這神聖的生命立刻就在我們裡面產生一種倚靠。我們必須一直的倚靠祂。祂是葡萄樹,我們是枝子。枝子必須住在葡萄樹上。(約十五5。)離了葡萄樹,枝子就成為死的。這葡萄樹的生命在所有的枝子裡面產生一種倚靠的生命。所有的枝子都倚靠葡萄樹的生命。 倚靠的生命也見於亞伯拉罕的跟隨主。希伯來十一章八節說,『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他出去了,還不知道往那裡去。』主不讓亞伯拉罕知道往那裡去,祂沒有給亞伯拉罕指路圖。一旦司機從某人得到指路圖,他就不再需要那人。因為他有地圖,他就不需要倚靠給他地圖的人。但人若將他自己、他的同在給你,而不是將指路圖給你,你就絕不能向他獨立。你必須接受他作你的地圖,一直倚靠他。那就是亞伯拉罕真正的情形。亞伯拉罕運用他的信心信靠神,作他即時的引導,以神的同在作他旅行的地圖。因此,亞伯拉罕成為倚靠神的人。 榮耀的神向亞伯拉罕顯現,(徒七2,)那個顯現的結果使亞伯拉罕過倚靠的生活。因此,將生命樹接受到我們裡面,使我們一直倚靠那生命,就是生命樹的生命。這就像葡萄樹的枝子一直倚靠葡萄樹,就是葡萄樹的生命。 我們必須一再強調,生命樹表徵神對人乃是生命,一旦人接受生命樹,接受神作生命,這神聖的生命立刻在人裡面產生倚靠的生命。在接受這生命樹,就是作生命的神以前,人是獨立的。但在接受生命樹,就是作生命的神以後,人就變得完全不可能獨立。神的神聖生命立刻使人一直倚靠神。 倘若我們在眾召會中將知識服事給人,他們就會學習我們所教導的事,然後走他們的路。但我們將生命服事給人,他們就絕不會獨立。生命不是獨立的事,乃是倚靠的事。有些人也許來到召會,學習一些事,然後要離開,用他們所學習的作某些事。他們也許接受他們所獲得的知識,並成為獨立的,但在他們所作的事上不會有生命。我們需要成為倚靠生命樹的人,就是倚靠神自己作我們的生命。 知識樹產生獨立的生命 在人面前另一個揀選是知識樹。 表徵撒但對人乃是邪惡 知識樹表徵撒但對人乃是邪惡。這邪惡實際上就是邪惡的生命。 知識樹在你裡面產生一種獨立的生命。你給人越多知識,他們就變得越獨立。知識使人獨立。你將知識樹接受進來,就會覺得你不需要倚靠神;反之,你會倚靠你的知識。但你若將生命樹接受進來,這就使你倚靠神。生命是倚靠的事,但知識是獨立的事。 這些要緊的點是倪柝聲弟兄在名為『兩種生活的原則』小冊子裡(今收錄於倪柝聲文集第三輯第十冊,一八四至二○三頁)所指出的。這兩種原則實際上是兩種生命。一種是倚靠的生命,另一種是獨立的生命。生命樹產生倚靠的原則,知識樹產生獨立的原則。由於人接受知識樹的事實,人就成為全然向神獨立的。但無論誰向神悔改,並接受祂作生命,他就成為倚靠神的。 在我們得救以前,我們全然向神獨立。但我們向神悔改並相信神,就成為倚靠的。每當我們獨立,那就是我們憑知識而活的時候。每當我們憑著我們的靈,憑著生命而活,我們就全然倚靠神。因此,這乃是由兩種生命所產生的兩種原則。神聖的生命使我們倚靠,撒但的生命使我們獨立。獨立的意思就是背叛;背叛的意思就是向神獨立。 神要人藉著喫的方式接受神作生命 神要人藉著喫的方式接受祂作生命。 喫是生機的接受養分惟一的路 喫是生機的接受養分惟一的路。要接受任何生機的東西,除了藉著喫以外,別無他路。你所喫的,就成為你生機的養分。我們需要發揮這點。 神是人真正的食物 喫是惟一的路,而神是人惟一的食物。這裡我們必須告訴人,我們所喫一切物質的食物都是影兒。神是我們食物的實際。你可以用歌羅西二章十六至十七節表明這點。 藉著喫接受神,就是新陳代謝的將神吸收到人的所是裡 我喜歡用這兩個辭—生機的和新陳代謝的。藉著喫接受神,就是新陳代謝的將神吸收到我們的所是裡。當我們將神接受到我們裡面,祂的新元素就頂替我們的所是,我們的舊元素就被排除;這是一種新陳代謝。我們物質、生機的喫,以及新陳代謝的消化和吸收,乃是例證喫、消化、並吸收耶穌作我們屬靈的食物。這不是僅僅我們的觀念;這是全本聖經裡深遂的思想。 主耶穌來時,祂說,『我就是生命的糧,』(約六35上,)又說,『那喫我的人,也要因我活著。』(57下。)生命樹見於聖經開頭的創世記二章,和聖經末了的啟示錄二章、二十二章。這告訴我們,聖經裡整體的觀念,就是人必須喫神,生機的將神接受進來,並新陳代謝的吸收神,使神成為他的『纖維』,他的『組織』,他的全人。我們所喫的食物,至終成為我們的所是。我們成為我們所喫的。我們是我們所吸收之食物的組成。同樣的原則,今天神是我們的食物。 在啟示錄二章七節,主耶穌應許在以弗所的召會,得勝的,祂必將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喫。全本聖經中最末了一個應許,乃是享受生命樹的應許;生命樹就是基督同一切生命的豐富。(二二14。) 神禁止人喫知識樹 關於生命樹,神沒有對亞當說甚麼,但神的確說到知識樹。神禁止人喫知識樹。(創二17。) 喫—將東西接受進來—對人是要緊的 喫對我們是要緊的,因為喫是將東西接受到我們裡面。你若喫對的食物,就會得著養分。你若喫有毒的東西,就會死去。作父母的將所有的毒物向孩子們隱藏起來,使他們拿不到。甚至化學藥廠也在某些東西上貼上警示標籤,表明它們是有毒的,或者他們會將藥品放在小孩子打不開的特殊容器裡。人所接受到他裡面的是要緊的,這是生死攸關的事。喫對人是要緊的。 人受造以後,神沒有要求人作甚麼 人受造以後,神沒有要求人作甚麼。神只關切祂所造的人要喫甚麼。 神只囑咐人不要喫錯了。人會變得怎麼樣,人的定命將會如何,這完全在於他要喫甚麼。 喫知識樹就是將撒但這邪惡的生命接受到人的所是裡 人喫了知識樹,就將撒但這邪惡的生命接受到他的所是裡。關於神對人的心意,這一切的點全然不是照著人天然的觀念。這就是為甚麼我們需要強調這些點,解釋這些點,使眾聖徒清楚,且印象深刻。 神禁止的吩咐是對人的警告 指明神對待人的寬大 神禁止的吩咐是對人的警告,指明神對待人的寬大。只有狹小的人纔迫使人接受他的意見。沒有一個寬大或尊貴的人會強迫人。 指明神對人的愛 神對人禁止的吩咐也指明神對人的愛。因為神愛人,祂就警告人不要喫錯的東西。 指明神渴望人喫生命樹,將神接受到他裡面作生命 神警告人不要喫知識樹,指明三件事:神的寬大、神的愛、和神的渴望。神渴望人喫生命樹,將神接受到他裡面作生命。 神沒有強迫人接受祂所要人接受的,祂乃是將這決定權留給人。祂警告人,一面指明祂是寬大的,另一面指明祂愛人。祂沒有強迫人作祂所渴望的,那表明祂是寬大的。但祂警告人不要接受錯的東西,這含示神有愛。祂主要將人安置在兩棵樹跟前,並且警告人不要接受知識樹。那的確含示神要人接受生命樹。因此,神的警告指明神的渴望。神要人將生命樹,就是神自己,接受到人裡面作人的生命。 本篇信息非常重要。這對人的頭腦是一種革新的觀念。我們必須有本篇信息作豫備,使聖徒們在生命裡往前。 問:要表明善惡知識樹代表撒但的生命,最好的方法是甚麼? 答:聖經給我們看見,在整個宇宙中只有兩個源頭。撒但進來引誘人有分於知識樹。那就是說,撒但藉著叫人接受他而擄掠人。這是聖經裡的大事。生命樹和知識樹實際上是聖經六十六卷書中兩條控制的線。 在家庭、國家、甚至在召會裡,神在這裡作生命樹,而撒但在這裡作知識樹。你要接受那條路,你要接觸誰?你若接觸神,你就得著生命,並且倚靠神。你若接受知識樹,你就得著撒但。你若得著撒但,就變得向神獨立。變得獨立,意思就是背叛。你越接受知識樹,就越背叛神,越向神獨立。你接受知識樹,就與撒但成為一;撒但曾是也仍是背叛者。你若接受生命樹,就與神是一,並且成為倚靠神的。 今天這兩個原則也在我們中間,但大多數人總是接受知識樹,很難看見願意接受生命樹的人。甚至在我們的日當生活中,我們也必須承認我們接受知識樹。丈夫與妻子爭辯時,就是在接受知識樹。我們越爭辯誰錯誰對,就越喫知識樹。結果,我們就成為死沉並向神獨立。這時我們必須悔改認罪。我們必須得著寶血的洗淨,這血就將我們帶回與神的接觸裡。我們再接觸神,就成為倚靠神的。下次我們受試誘要爭辯時,我們該說,『主,你若不爭論,我就不爭論。你若不爭辯,我就不爭辯。我與你是一。』我們都需要過生命樹倚靠的生活,並轉離善惡知識樹。(生命的基本功課,二四至三二頁。) 我們靈裡的生命與我們肉體裡的死亡 從死亡遷到生命,或從生命遷到死亡,是很容易的。換句話說,不從一個範圍遷到另一個,是很困難的。例如,我們很容易就能打開電燈,正如我們很容易就能關上電燈一樣。死亡與生命也是一樣。我們能打開靈的開關而在生命裡,也能關上開關而在死亡裡。 電是生命之靈的絕佳例證。電是看不見的,人也無法徹底明白電。生命之靈也是一樣。我們要應用電,就必須先把電安裝在我們家裡,然後我們需要使用開關。感謝主,神聖的靈這屬天的電已安裝到我們的靈裡。無論我們感覺如何,那靈,就是神聖的電,以及開關,都在我們的靈裡。 生命在我們的靈裡,死亡在我們的肉體裡。亞當在園子裡的時候,生命樹與知識樹都在他外面。但今天這兩棵樹在我們裡面—生命樹在我們的靈裡,死亡樹在我們的肉體裡。在聖經裡,『肉體』這辭不但指我們敗壞的身體,也指我們整個墮落的人。為這緣故,聖經稱墮落的人為肉體。(羅三20。) 將我們的心思置於靈 羅馬八章六節說,『因為心思置於肉體,就是死;心思置於靈,乃是生命平安。』將我們的心思置於我們的所是,就是將它置於肉體。將我們的心思置於肉體,意思不僅是將它置於我們的身體;這意思是將它置於我們這人,我們的己。例如,有人也許覺得自己已往很壞,現在他也許竭力為善。這是將心思置於肉體,置於無望的己。有些基督徒以為,他們若將心思置於屬世的娛樂,就是思念肉體。當然將心思置於這樣的事,就是將它置於肉體。但這不是思念肉體惟一的路。甚至你定意愛妻子,這也是狡猾的將心思置於肉體。當我們受試探,要定意為善時,我們需要禱告:『主耶穌,憐憫我。離了你,我就不能作甚麼。』我們這樣禱告,就將我們的心思置於靈,而不是置於我們可憐的己。 不但如此,我們不該將我們的心思置於將來可能發生的事。讓我們把將來交給主。假定亞伯拉罕蒙神呼召以後,求主告訴他第二天該往那裡去;主可能說,『亞伯拉罕,平平安安的享受我。將明天交給我。』今天安息在主裡,並將明天交給祂,就是將心思置於靈。 因為許多基督徒沒有看見這點,他們常常勸戒別人或勸告別人該作甚麼。這是鼓勵人將心思置於肉體,結果就是死。在我早期的職事中,我不但勸告別人,也勸戒自己。結果,我被殺死,別人也被殺死。 養成新的習慣 讚美主,生命的神在我們的靈裡!雖然我們也許知道這點,但我們仍需要學習如何憑著內住賜生命的靈而活。重要的不是我們有多少知識,乃是我們有多少憑著基督而活。 讓我告訴你一個有助於說明這點的故事。我年幼的時候,家鄉的人多半仍用油燈;那時沒有電。我作孩子的時候,常常清理燈,裝上油,然後點燈。甚至我們家裡安裝了電以後,我仍習慣用油燈。有時候我開始點燈,別人就笑我,然後題醒我只要使用開關。雖然新東西—電—安裝好了,我還不習慣使用它。 在基督徒的生活裡,原則也是一樣。我們受培育、受訓練,要憑著自己而活。這是我們的習慣。甚至主耶穌安裝在我們裡面以後,我們依然習慣憑自己而活。然而,我們需要養成新的習慣,憑基督而活的習慣。因為許多得救的人沒有這新的習慣,所以羅馬七章是必需的。我們需要看見異象,基督這生命活在我們的靈裡。因為祂活在我們裡面,我們不但必須放下罪惡的事,也必須放下我們老舊的生活方式。我們需要從憑自己而活轉到憑基督而活。這需要我們留在靈裡,並照著靈而行。 我們一失去與靈的接觸,就與生命隔絕,並且立刻在死亡裡;不需要等死亡進來。例如,我們一關上房間裡的燈,就在黑暗裡;不需要等黑暗進來。關上燈,就把我們擺在黑暗裡;照樣,與靈分開,就把我們帶到死亡裡。甚至薄薄一片絕緣體,也能切斷電流;同樣,甚至很小的事,也能使我們與靈裡的生命隔絕。因為我們在三角關係裡,牽涉到神在我們的靈裡是生命,以及撒但在我們的肉體裡是死亡,我們就需要養成留在靈裡的習慣。我們不該定意為善,我們只該轉向我們的靈,並且同那活著的一位留在那裡。這習慣不容易養成,但這習慣是可以養成的。 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 羅馬六章十一節告訴我們,向罪當算自己是死的,向神當算自己是活的。然而,這事的經歷是在羅馬八章的靈裡。我們在靈裡與主同在,就自然向罪是死的,向神是活的。你若不在靈裡,而試著這樣算,就會發現你越算,就越在死裡。 我們看過,與靈隔絕就是在死裡。例如,你發脾氣,原因是在你與你的靈之間已經有某個絕緣體。不是你發脾氣,然後與靈隔絕;乃是你與靈隔絕,所以發脾氣。你的靈周圍若沒有絕緣體,就沒有消極的事物能勝過你。反之,在你靈裡神的生命會吞滅一切死亡。我們的經歷證實這點。當我們在靈裡,裡面神的生命就吞滅每樣消極的事物。但我們一絕了緣,因而與靈隔絕,我們就在死裡,甚至最小的問題也無法處理。 宇宙的戰爭 神的經綸不是善或惡、對或錯的事。不僅如此,神的經綸不是倫常的事。照著倫常的標準,我們該為善,不該作惡。然而,神的經綸全然是生命或死亡的事。在生命裡就是活出神,在死亡裡就是活出撒但。我們乃是戰場,神與撒但之間的宇宙戰爭,就在我們裡面猛烈進行。這戰爭的結果,乃斷定於我們將心思置於何處。我們若將心思置於己,因而與靈隔絕,撒但就得著地位。但我們若留在靈裡,並將心思置於靈,神就得著勝利。 這正是八章十三節裡所描繪的,那裡保羅說,『因為你們若照肉體活著,必要死;但你們若靠著那靈治死身體的行為,必要活著。』我們必須靠著內住的靈,治死舊人的行為。這樣作就是活著。讓我們為這點禱告,實行這點,並養成留在靈裡的習慣。我們越養成這習慣,就越要活著,並且會離死亡越遠。(羅馬書生命讀經,五一九至五二四頁。) 憑愛跟從 你當獻上自己來愛主。沒有別的路如此有效,也沒有別的路如此穩妥、豐富,如此滿了享受。你只要愛祂,不要在乎別的事。教訓、道理、恩賜和能力,都不是很重要。我們必須不斷的告訴主:『主阿,保守我在你的愛裡!求你以你自己吸引我!保守我一直在你可愛的同在裡!』如果我們這樣禱告,我們就會發現,我們對主會有怎樣的愛,我們會過怎樣的生活。我們會只憑主自己而活。只要我們從全人的最深處來愛祂,一切就都好了。我們若需要智慧,祂就是我們的智慧。我們若需要能力,祂就是能力。我們若需要正確且充分的知識,祂對我們甚至也是知識。我們需要甚麼,祂就是甚麼。不要試著去得任何別的東西,只要仰望祂,求祂向你啟示祂的愛。雅歌一章四節說,『願你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你。』我們必須求主吸引我們,然後別人纔會與我們一同快跑跟隨祂。我們要接受祂作我們的生命,就必須這樣來愛祂。 在啟示錄二章,我們看見召會的墮落開始於失去對主耶穌起初的愛。在以弗所的召會有許多好行為,信心也堅固,但主責備她說,『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離棄了起初的愛。』(4。)他們失去了對主那新鮮、上好的愛。這是眾召會墮落的開始。當我們失去對主的愛時,我們就開始退後。我們必須轉向主,跟祂辦交涉說,『主阿,憐憫我,除了你可愛的自己,我不需要任何事或任何人。只求你給我看見你自己!吸引我,使我快跑跟隨你。主阿,給我看見你的愛,叫我被你的愛所困迫!主,我不要為你作甚麼,我只要來愛你。我只要接受你作我的人位。我要接受你的個性作我的個性,你的意願作我的意願,你的願望作我的願望。我要你的一切作我的一切。』 因此我們看見,這不僅僅是相信的事,更是愛的事。我們必須學習愛主耶穌。如果我們對主耶穌有這種火熱的愛,我們就會享受祂的一切所是。所以我不鼓勵你們追求別的事物。你應當到主面前,求祂吸引你,使你能快跑跟隨祂。你必須看見,『奏厄(永遠的)生命』乃是這樣一位可愛奇妙的人位,而愛乃是對待這人位的路。(雅歌中所描繪的生命與建造,二三至二四頁。) (此為2005年秋季國際長老及負責弟兄訓練信息, 錄自「水流職事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