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北市召會第三十二會所青職區
關於部落格
  • 24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恩典伴長夜

我出生在臺南一個傳統、保守的家庭裡。五十年前的鄉下有一個觀念,就是本省人的女孩子如果嫁給了外省人,這個女孩一定是不太好、沒人要的。所以,當我向父母說明我的男友是一個外省人時,他們連想都沒想就反應:『不行,絕對不行!』 一段苦戀終得撥雲見日 回到臺北後面對男友,我不得不把父母的反應告訴他,說我父母連見都不想見他,就反對他,這是命運,命運很無奈,相愛又如何?我想我們之間是不會有結果的!而他,縱有萬般不捨,也不知該怎麼辦?難道要眼睜睜看著我,在父母的逼迫下與他人訂婚麼?情路如此難行!聽了我的話,他不禁像個遊魂般的,一個人走阿走著的,走到了橋上,想起過去曾經在一個工程中,遇上了一些是基督徒的朋友,他們多次向他介紹耶穌,但當時太年輕,只想為前途打拼,根本沒放在心上。如今,不知怎麼回事的,他竟不自覺的說出:『主耶穌阿,如果我們是天作之合,她是屬於我的,求你來成全我們的婚姻罷!』 不久後,不放棄這分感情的他,要我約姊姊與哥哥到北部相見。相談之下,姊姊及哥哥都覺得他很不錯,人品好,臺語又流利,回去後就在家人面前,幫我們說話,要家人別再攔阻我們的交往了。因此,祖母的態度軟化,叫我帶他回臺南,讓她老人家看一看。這一看,全家人的態度竟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祖母甚至要我們當天就去買白金戒指,馬上訂婚,深怕這麼好的孫婿被人搶跑了。 一段苦戀終得撥雲見日,我們順利的結婚了,並在永和定居下來。為了建立一個小家庭,他在外接洽生意,我在家監督工人、燒菜、幫忙。我們從事瓷盤燒相藝術品的獨家生意,臺灣僅此一家,生活非常忙碌,但緊湊的步調也使得我的身體狀況漸不如前。 七顆鎮靜劑竟都不得安息 一年後,我生了一個男孩,因為疼愛小孩,就親自撫養;接著又在工作與孩子都得兼顧的勞累中,又懷了第二胎,這一次又是一個男孩。 當我在分娩之後,原本應該累得呼呼大睡,想不到,我的眼睛卻怎麼也閉不起來。我對護士說我睡不著,她便拿鎮靜劑給我;我在服用之後,卻全身冒冷汗,請醫生們來會診,也找不到毛病。最後,他們開了四顆鎮靜劑給我,使我勉強睡了一會兒。此後,我卻再也睡不著了;喫了鎮靜劑也沒有用。 出院回家後,我仍舊無法入眠。當時,孩子又小,晚上又睡不著覺,非常痛苦,真想一死了之!持續的失眠,使我胃口盡喪,食慾不振,體重大幅減輕,瘦得變成皮包骨。每天,到了傍晚,我就開始流淚,想到暗夜漫漫,想到孩子,想到自己…。 我們夫妻二人都感到生活的重擔,不是自己所能承擔的。原本為了打拼一個美好的家園,同心奮鬥;想不到我患了失眠症,把整個家弄得烏煙瘴氣。我先生的壓力更重了,他一面要照顧生意,另一面又要照顧我。在二、三年之間,他帶著我跑遍了臺灣各地,看遍了無數的中、西醫,仍舊毫無起色。後來看到精神科,醫生竟然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我們嚇了一跳,趕緊離開那家醫院。 最後,他請了一位榮總的精神科主任醫生,每週兩次帶著護士,到家中為我打針,注射胰島素,刺激我的食慾,讓我至少有一個正常的體重。在這種所費不貲的開銷下,重擔加上重擔,他只好更拚命的賺錢,往我身上花。在我的情形逐漸穩定後,醫生便開安眠藥和鎮靜劑給我服用。但不料,我的藥量從一顆到二顆,最終竟增加到七顆之多!然而,我仍然僅得幾個小時的睡眠,醒過來之後,又需再度服藥,纔能得到更多的休息。 長年供奉的偶像也救不了我 一天,先生照舊帶著大兒子到幼稚園上學。在校門口,園長劉女士禁不住好奇的問:『楊先生,為甚麼都是您帶著孩子來上課?怎麼都沒看見他媽媽呢?』他回答:『因為他媽媽得了失眠症,身體不健康,所以無法帶他來上課。』就這樣,他們聊了起來,我先生纔得知,原來這位慈祥的幼稚園園長也曾患過失眠症,但因為她信了耶穌,得到醫治,病就好了。 這以後,她常來家中探望我、安慰我,告訴我她是如何從失眠的痛苦中,因相信主而得了醫治。另一方面,我的姊姊也好心題醒我,一定是因為得罪了甚麼神明,纔招來這種痛苦,就叫我去買許多神像,放在家裡供奉。這樣,對於劉女士每回熱心的邀請我參加聚會,我總是拒絕說,『中國的神拜了那麼多,都沒有效,更何況耶穌只是一個外國神,怎麼會有效?』我一再鄭重的告訴她,我是不可能信耶穌的,並且還屢屢將她趕走,但奇妙的是,她從不灰心,還送了一本聖經給我。 身體、精神皆憔悴的我,終日足不出戶,耳畔卻常聽見對面永和市召會會所傳來的歌聲與禱告。一天,年紀長我十歲多的劉女士又來了,邀請我參加當晚在我家對面會所舉行的福音聚會,她以堅決並誠懇的語氣說,『楊太太,我今天非請你去不可,你一定要答應我一次。』我還是不為所動的說,『我身體這樣差,從來沒有出過門,你走罷,我不會去的。』結果她非但不走,還看著我喫完晚餐,不斷的對我說,『我求你去一次罷!』最後,我不知怎麼著,竟也軟下心來說,『好罷,你的盛情難卻,我就跟你去這一次!』 祂讓我不再受失眠之苦 當我踏進會所,聽見『榮耀的釋放!奇妙的釋放!主耶穌是我榮耀救主』時,我心想:『祂能釋放人?我整天受到失眠的捆綁,祂竟能釋放我!』不知不覺中,眼淚不禁流了下來,回想自己以前拜了一個又一個的偶像,都是對牠求拜,但牠從來沒有反應;如今這位主耶穌卻說,祂要釋放我。我此刻的感受,如同一個迷失的孩子重新回到母親溫馨的懷抱裡,所有的痛苦、委屈,都一股腦兒向祂宣洩出來,只有祂能彀知道,只有祂能彀了解。在痛哭流涕中,我默默的喊著主的名字,聽完了第一場的福音聚會。 回家後,我跪下來禱告說,『主耶穌阿!我相信你是又真又活的神,我相信你要進到我的裡面,作我的生命。』很奇妙的,我心靈的深處溢出一股平安的暖流。我便走下樓去,對在家中幫我作家務的姊姊說,『我來洗這些碗盤好了。』她驚奇的看著原本連冷水也不敢碰的我,竟然將碗盤都洗乾淨了,身體、精神卻一點事也沒有;她覺得我不一樣了。我就對她說,『真的有神!』 在聽完三天的福音聚會後,我決定要受浸。然而,先生見我擺在客廳、房間中的偶像,尚未處置,又要跟別人去信耶穌,心中非常不解,深怕我在不清不楚的情況下,病急亂投『神』,便反對我去受浸;孩子也不知為何,又叫又哭的對我說,『媽媽,回來阿,不要去阿!』但是劉女士安慰我說,『受浸回來就沒事了。』果真回家後,大人小孩皆風平浪靜。 那晚,我心中洋溢著喜樂,向主說,『主耶穌,你是又真又活的神,你已經進到我裡面作我的生命,現在我要全心的倚靠你。』我便將服用多年的安眠藥拿出來,擺在主面前,說,『主,我已往喫這個藥,勉強可以入睡。現在我已經相信你了,你會醫治我,這個藥我不喫了!』我靠著從主而來的信心,將藥全扔了。一天之後,我仍無法入眠;二天之後,我還是無法睡覺;當我信心軟弱時,我對主說,『主,我等你來醫治我。』慢慢的,一週後,我開始可以睡一個鐘頭,然後,二個鐘頭;就這樣,我的睡眠逐漸恢復了正常。是主醫治了我! 近百位親友同蒙主恩 因著這奇妙的醫治,我深覺不能將這救恩扣住,於是開始積極向家人傳福音,特別是傳給當初叫我拜偶像的姊姊,還有她的婆婆,於是姊姊全家人都信主得救了。半年後,我先生也願意向這位他認識多年,卻尚未接受的救主敞開,而歸入主名。至此,我們家中的偶像完全被清理乾淨,全家人同心合意的來事奉這位又真又活的神。 往後,我們也藉著回大陸山西探親,將福音傳給家鄉的親友,如今已經有七、八十人成為神的兒女;他們藉著享受主的話,也成為福音的大使,將主耶穌傳揚出去。我臺南的娘家也有十三位親友受浸,幾乎整個家族都信了耶穌,滿享祂生命的救恩。我真是見證了在馬太福音十一章二十八節主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真的,在漫漫長夜中,惟有主是我的真安息! (此為楊顏玉華姊妹的見證,參見「水流職事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